z

非自由人

十一月 26th, 2010 由 admin 我要留言 »

一直以来,我都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彻彻底底的自由人。没有任何思想、物质的束缚。我也想天马行空似的一直按照自己最本真的思维方式思考,思想有多远,我就能够随着它走多远。

作为学生,我必须尽学生的义务,每天按时上学,写作业。我的目标就是一直晋升到重本,有可能的话一直读到博士。但这并不是我的初衷,因为我不喜欢上学,不喜欢那种功利性的应试教育。也许这种不喜欢的棱角也渐渐被时间、被制度给磨平了。

作为子女,我必须尽子女的义务。必须服从父母的意愿,必须孝敬父母(当然这点义不容辞)。但在有些家庭,当我们鼓起勇气跟父母“谈判”以争取自己的权利时,就被长辈认为是叛逆……

本来我们能够有很多创新的东西迸发出来,但是因为我们总是受太多东西的局限,被各种条条框框的制度框住了自己的思维,太多的是与非,太多的对与错,使得自己都已经迷失了正确的方向,纠结于其中。

上周五我去参加佩燕小组的见面会,听到大雄说他大一的生活很随意。他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不在意学校的晚归制度……几乎是想做什么事情就立刻去做了,完完全全的放松自己、满足自己。如果是我,我就放不开,因为我的第一意识告诉我这样做不对,所以放弃了。因为自己好像完全被第一意识控制住了,我放弃了很多我原本想做的事情。

每个人一开始本来像一个不规则的多边形,有很多棱角,但随着时间的消逝,被社会化、制度化、功利化,到最后可能就变成了圆形。由此,那时已经变成了彻底的非自由人。

现在我想做的是,深层的发掘自己的第二意识,发掘最本真,与生俱来的东西。找回真正的自己,让自己做思想的自由人。

肖微
深圳大学
2010年11月26日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 comments 把你的想法留言。
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isophy.info,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

分享到:人人网开心网腾讯微博新浪微博豆瓣分享邮件转发facebook

Advertisement

6 comments

  1. 洪慕莉 說道:

    社会总是让人们改变了原来的自己,圆滑了、功利了、老谋深算了……但是总会有人是做着自己的。总会有人奋力于梦想的道路上,坚持于追求的方向上,执着于目标的航行中……我想只要我们知道我们的目标是什么,那么就不会被社会化,也不会迷失自我吧!!

  2. 贺慧 說道:

    小微:我一直认为,自由永远是相对的。这就是为什么,人类社会要给自己制定各种各样的法律条文,来规范人类自己的行为的原因。人们评价一部法律好坏的标准往往不是它的约束力有多强,而是它的存在是否真正地维护了当事人的权利,从而帮助人类更好地达成目标,辅助人类社会更高效地运行。如果我们将第一意识理解成“法律”,将第二意识理解成“我们渴望达成的目标”,也许你就不难发现,我们之所以要区分第一意识和第二意识的根本目的,并不是要去摈弃和轻视第一意识,而是学会怎么样更好地运用第一意识,让它可以服务于我们的第二意识,帮助我们去做我们真正想做的事情,达到我们真正想达到的目的,让我们可以运用更正确和理智地方法去追求我们要追求的人生,去获得真正地自由

  3. 庄沄霞 說道:

    小薇:我也赞成贺慧的看法。活动自由只是相对的,如果一味的追求个人内心的自由,无视带来的后果,最终的结果可能不堪设想。但是,思维的自由确实无界的,一个真正有想法的人怎会受限于一时的行动抑制?李敖之子李勘虽然同样受着填鸭教育的折磨,不也在高考结束之际向社会抛出他的作品?所以尽管我们的行动受限,但是无惧我们的思想自由。我认为我们只是过多的注重于外在给我们的评价上,使我们丧失了倾听自己的机会。我们社会强调统一标准,认为枪打出头鸟,使我们害怕了自己身上的差异性,所以逐渐收敛自己的光芒,才会出现了身上的个性和特性被磨灭被丧失了。倾听自己的第二意识,抛弃身边附加的枷锁,换来的可能是更广阔的天地。

  4. 肖微 說道:

    回复慕莉:是的,明确自己的目标一直是我们需要做的,现在许多大学生都感到迷茫..就是因为没有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没有目标,在学习和生活中就没有导航,浑浑噩噩地度过..忙碌着一些没有目的的事情..我不知道以后出来是否还会坚定的做自己..被社会化的程度有多高..我只想在此刻..建立一个强大的自己..做好自己。

  5. 肖微 說道:

    回复慧:我在想:为什么人类社会非要给自己制定法律,是不是因为有了法律,才会有各种各样的犯罪事件,在人类社会刚开始的时候也许人们根本不会想去犯罪。我相信人性本善,但由于被社会化的人类的好奇心太强,他们总是善于用自己的智慧去满足无休止的欲望。
    也许我是有点偏激了,我将很多错误都归因于第一意识忽略了第一意识的作用..我想问一下慧儿~你是是否能够平衡第一意识和第二意识,你是怎么做的呢?

  6. 肖微 說道:

    回复沄霞:我曾经一度很在意别人对我的评价,但自从接触coaching,我明白了别人的评价对我来说可能一文不值,自己对自己的看法最重要,自信的时候才有激情和动力。从大学进入社会,我们从一个三角形变成六边形然后再变成多边形最后变成圆形。社会的复杂程度也许远远超过我们想象,在象牙塔里长大的孩子不懂塔外的世界。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为自己量身打造“武器”,用思想着强大的力量来帮助自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