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简单之做人科学 第三课:“观点”View与“情绪”Emotion

十二月 16th, 2011 由 admin 我要留言 »

情绪”又是被什么所控制的?

假设我与你现在在一个饭馆里吃晚饭,突然间我们看到一个人,手拿了一支手枪,跑进了这饭馆,你会有怎样的反应?你会不会感觉到非常的害怕?你会不会想办法躲起来?你会不会找机会想办法逃生?

如果你是正常的话,你大部分会像我描写的一样,很“直觉地”做出了那些“行动”来。

现在让我继续我们的假设故事。正当你在想办法逃生时,你突然发觉到在这枪手的后面,有几个人。一个拿着一个拍电影的摄录机,一个拿着米克风,还有几个助手在帮忙。你马上会有怎样的反应?你会不会立即不再感觉到害怕?你会不会继续吃你的晚饭?你会不会觉得很好奇,很好玩? 因为你现在认为原来是有人在拍戏,而不是真的,你自然就不会觉得害怕了。

我们的“行动”, 是与我们的“观点”连起来的。当我们的“观点”是“危险”时, 我们很直觉地要逃跑。当我们的“观点”是“安全”时, 我们就很自然地留下来了。

换句话说,我们的“行动”,是完全被我们的“观点”所控制的。另一个说法,就是我们的“行动”的来源,就是我们的“观点”。

我们的“演绎”或“观点”

我们的“观点”,就是我们对我们自己周围环境的“演绎”。从我们的眼睛看到的,鼻子闻到的,耳朵听到的,皮肤感觉到的,都会变成一组信号,传到我们的大脑去被“演绎”。这“演绎”,会马上被转换成一个“生化信号”,传到身体各部位。这“生化信号”,就是我们的“情绪”,是用来控制我们身体各部位的肌肉,产生我们的“行动”。换句话说,控制我们的“情绪”的工具,就是我们的“观点”。

很多人以为,我们的“观点”就是“现实”。其实,如果真的有一个“现实”存在,我们是没法知道是什么,因为我们每一个人只可以知道我们对这“现实”的“演绎”。我叫这为“观点”。

对同一件事情,不同的人可以有不同的“演绎”。很明显,这并不是“事实”,因为“事实”只有一个。同一件事,不可能有不同的“事实”。如果有不同的话,这肯定是我们对这事的“演绎”或“观点”而已。

对”与“错”

但当我们从我们的眼睛看出去的时候,我们并没有留意到自己“观点”的存在。对我们自己来说,我们看到的就是“事实”。如果你不认同我所说的话,下次你跟别人有争辩的时候,问一下自己为什么要争辩。是不是你认为自己的观点是“对”的,而别人的观点是“错”的?

其实,这就是“对”与“错”的定义。对我们自己来说,所有与自己的观点相同的就是“对”。所有与自己的观点不同的就是“错”。

瞎子摸象

这故事,应该在小时候都听过了。四个瞎子想知道“大象”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有人就把他们带到一只大象前。第一个瞎子摸了大象的鼻子,就说“大象是像一条大的软水管”。第二个瞎子摸了大象的耳朵,就说“不对,大象是像一把扇子”。第三个瞎子摸了大象的腿,就说“也不对,大象是像一棵大树”。第四个瞎子摸了大象的尾巴,就说“你们都错了。大象是像一个扫把”。

对我们有眼睛的人来说,到底那一个瞎子是“对”,那一个是“错”的呢?答案当然是“全都对,也全都错”,因为每一个人所说的,只是大象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但对每一个瞎子来说,他自己说的就是“对”,其他人说的都是“错”的。这跟我们与别人争辩时是一模一样的。

让我们现在来观察一下,这一只大象,可以有多少个不同的“观点”呢?

无穷尽的可能观点

对任何的事物,都有无穷尽的可能观点。所有这些观点都是“对”的,但也只是对这事物的片面看法,好像瞎子摸象一样。同样地,我们对任何的事情都可以有无穷尽的可能“演绎”。所有这些演绎都是“对”的,但也只是对那事情的一个片面看法而已。

对任何的事物或事情,都有无穷尽的可能观点或演绎,而这些观点也全都是可行的

(There are infinite possible Personal Views and Realities on anything and everything, and they are all equally valid.)

我们自己的“个人现实”Personal Reality

我们每一个人,把自己对所有事情的“观点”集合起来,就形成我们自己的“个人现实”。因为每一个人的观点都是与别人的有一点不一样,所以我们的“个人现实”也会与别人的不一样。当然,如果一群人住在同一个社区,受到同样的文化影响,同样的教育,同样的思想下,他们的“个人现实”会有很多的“共通点”,差异会比较少。反之,如果与一个住在地球的另一面,受到不同的文化,教育,思想影响下的人来比较,他们“个人现实”的差异会很大。

虽然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个人现实”,但几乎没有人留意到这“个人现实”的存在。对我们自己来说,从我们的眼睛看出去,我们看到的并不是“个人现实”,而是“现实”。对我们来说,我们的“个人现实”是绝对透明的,不存在的。

在一本禅书Zen Flesh, Zen Bones by Paul Reps里,记载了一个故事:

一条小鱼向一位鱼女王问道:“我常听人说起海的事情,可是海是什么?它在哪里?”

鱼女王解释说:“你住在,活动在,和存在海里。海在你里面,也在你外面。你是海的成品,而最终你要归于海。海包围着你如你自己一样。”

我们自己的“观点”,也好像这“海”一样。我们住在,活动在,和存在自己的“观点”里。这“观点”在我们里面,也在我们外面。我们也是自己“观点”的成品。所以我们是没法看得到自己的“观点”。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有句话“当局者迷,旁观者请”了。

江山易改,品性难移

前面已经解释了,我们的“观点”,透过我们的“情绪”,完全控制了我们的“行动”,引致我们的“结果”。这过程是完全自动的,是没法改变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中国人有句话“江山易改,品性难移”。当我们仍然拥有以前的“观点”时,我们的“品性”是不会变动的!

既然我们的“观点”对我们是这么重要,我们一定应该要对自己的“观点”加深了解,不然的话,我们就会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被完全控制了也不知道。怪不得很多人的生命是那么的不顺利,那么的困难,那么的痛苦。而且无论我们怎样去尝试,我们也没法去改变那些结果。最后,很多人都只有对自己的情况屈服和接受,痛苦一生。

但如果我们可以留意到自己有“观点”的存在,我们就有可能去“管理”它,而不再被控制。我们怎样才可以“看”得到自己的“观点”呢?

观察自己的“观点”

要观察自己的“观点”,是有办法的。当我们在做某一些事情时,我们只需要问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的“理由”,就是我们的“观点”。

作为一个动物,我们是不可能没有“观点”的,因为“观点”是带引我们的行为。没有“观点”,我们就会不知道应该怎样做,如在看到“危险”时不懂得“逃跑”等。我们的“观点”是有它的作用的。

但当我们的“观点”使到我们做了一些对自己并不好的结果时,我们就要采取行动来改变那结果。我们在以后会继续探讨,我们可以不可以“改变”自己的“观点”?如果不可以的话,我们又有什么办法?

接下来,我们要探讨,为什么在那无穷尽的可能“观点”里,我们会在“不知不觉”下“选择”了某一些“观点”?是什么影响了我们的选择?

作者朱冀平 James Chu
20111216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我要留言」把你的想法分享给大家。紧记输入4位的ImgCode
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isophy.info,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

分享到:人人网开心网腾讯微博新浪微博豆瓣分享邮件转发facebook

Advertise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