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Archive for 十月, 2012

感知与形式

十月 29th, 2012

很多时候我们说要加强自己的感知,那如何加强呢?

就是爱惜自己,珍惜生命,这时候就会举出种种例子,如生命多美好,人生多精彩,父母会伤心之类。

当一种感知变为一种方法时,那其本身就发生了转变,人们更多的会关注那种形式,如书本中常说不要轻生。

这并不是一种生命的感知,书本中更多的是要去宣导一些行为和想法,但当一个人都没有感知,不会感知这些美好,感知不到父母的伤心,那这种宣导就是失败的。

并不是说要感知痛,就要说这样打会痛,别人也会痛的,所以不要打。而是要知道痛是什么,我们痛的时候会怎样,身体心理。从而知道别人痛会怎样。它是一种感觉,并不是一种行为。

如同我喝开水被烫到,我都会觉得好痛,当我看到别人被烫到的时候就会想起这种感觉。而不是我喝开水被烫到,然后舌头起了个泡,当我看到别人被烫的时候也告诉别人你起了个泡这样。

当有了自我的感知,才能更好的感知他人,并不是知道这个感知如何来或来了之后会怎样表现,就能知道感知。

作者:亚瓜
笔者毕业于深圳大学经济学院,深大教练学学会及深大动物保护小组创始人之一,喜佛法好素食,曾是个80后的愤青,接触了教练学后开始了新的思考,对生活有了更深的感悟。目前从事动物保护工作,热衷于环保事业。

2012年10月29日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我要留言」把你的想法分享给大家。紧记输入4位的ImgCode

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 http://www.isophy.info ,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

感知本

十月 22nd, 2012

很多时候我们都像飞一样,在思想上,在行为上,最近做梦都会如同连续剧一样不停变换场景,但一醒来就都忘记了,之前我是会记得的,为什么会忘记,那是因为我忙到没空去记那些梦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样的状态可能已经持续很久了吧,直到有一次Coach Benny用手打我的脸,问我感觉到了什么,我呆住了,我的第一反应是该说疼。但是我没有感觉到疼又怎么能说疼呢。于是他继续打了我记下,我还是没有说出疼来,为什么会这样?

我到昨天才忽然发现,我的焦点一直都放在身体外面,这几天下班都是走回来的,在路上我尝试了下把焦点放在自己身上,忽然觉得世界慢下来了,一切都只是背景。

我感知到了风在我身后推着我,我不小心用包打到了自己,我痛了3分钟,到3分钟的时候我还能清晰的感觉到我被打到的位置在哪,也就是说我其实是敏感的,世界其实并不是那么忙到要飞起来一样的。都是因为我跟着外面环境在转,我的感觉都在跟着外面在转,我把自己扔到了调料里,让那些味道来充斥着我,我以为那些味道就是我的味道,但当我把焦点放回到自己时,我才发现我自己。

我才拥有了我的感知能力,为什么有些人知道如何去关心人,有些人就不懂?

一些人他知道如何关心自己,当自己关心自己的时候多了,才能更知道如何去关心别人。就如同一些人穿着皮草,明知道那是一些生命的皮毛,但他们仍然会很麻木的认为无所谓,更多的是因为他们对生命的感知能力差,他们对自己的感知能力差。当他们能感知到那种痛苦,自然就不会想着为了自己的美丽来让其他生命遭受那种痛苦。

作者:亚瓜
笔者毕业于深圳大学经济学院,深大教练学学会及深大动物保护小组创始人之一,喜佛法好素食,曾是个80后的愤青,接触了教练学后开始了新的思考,对生活有了更深的感悟。目前从事动物保护工作,热衷于环保事业。

2012年10月22日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我要留言」把你的想法分享给大家。紧记输入4位的ImgCode

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 http://www.isophy.info ,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

调料与本

十月 15th, 2012

朋友约出来吃饭,都会说去哪吃啊?后面跟着就会回答哪家好吃就去哪家吃。如何评定好吃呢?比如吃黄瓜,黄瓜不都一个味道?你如何能确定就是这家的黄瓜好吃?这家的黄瓜与别家的黄瓜不同,很大程度上是看调料的搭配。与其说我们选哪家的黄瓜好吃,不如说我们选哪家的调料搭配更符合我们的口味。

一次在公司吃饭,下去晚了只有面吃,留下的不是排骨面就是肉酱面,这些我看到就有点不想吃,所以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厨师给我做了一碗菜面,就是用水把煮熟的面和菜放在一起,没有任何调料。我吃了一口马上感觉这家店的面怎么忽然这么难吃,紧接着就说这碗面怎么什么味道都没有,可是我平时不就是要吃面吗?别人问我吃什么的时候,我都会说我吃面,不会说我吃那个调料,但当真正的给我面吃的时候,发现我不喜欢吃这个面,更喜欢那个调料的味道,如果很多人买皮草不是想要皮草保暖,更多的是想要炫耀,但我吃的面得本质就是这样,就是这么难吃,而皮草的本质就是动物的皮毛,如同一个人体死尸的皮,你披在身上一样,它们的本质都不是我们想要的,我们想要的更多的是它们外面的那些调料,为什么会这样?

我来到南方后,发现这边人的口味都很淡,我吃不习惯。而我现在回到北方我会觉得北方的饭菜味道都很重,也就是调料已经麻痹了我的味觉,已经让我忘记了食物本身的味道,更多刺激来自于那些调料,皮草也是,为什么人们不会想自己其实每天披着另一个或很多个生命的尸体在炫耀,而是认为自己穿着一个高贵时尚的外衣,当众多的这些广告宣传等等调料加入人的思维时,人的思维就如同舌头一样麻木了,不会再能品出它真正的本质,就算有些人知道那是动物的皮毛,

他也不会举得有什么大不了。

究竟是什么让我们变得如此麻木?

单单是调料加的太多吗?

作者:亚瓜
笔者毕业于深圳大学经济学院,深大教练学学会及深大动物保护小组创始人之一,喜佛法好素食,曾是个80后的愤青,接触了教练学后开始了新的思考,对生活有了更深的感悟。目前从事动物保护工作,热衷于环保事业。

2012年10月15日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我要留言」把你的想法分享给大家。紧记输入4位的ImgCode

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 http://www.isophy.info ,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

会伸缩的肚子

十月 8th, 2012

我回去亲友都说我瘦了,很多人都说是因为我挑食,想想自己的确是有挑食的情况,比如午饭是一个不喜欢吃的菜,通常我都只吃一碗,然后就说饱了,可是有时候看到一个喜欢吃的菜,吃三碗了才觉得饱。

有一次和兄弟姐妹聚在长辈家吃饭,几道菜中有一个大家特别喜欢吃,大家都要那个菜,当盘子里的都吃完的时候长辈问我们谁还要,大家都纷纷说再来一碗,可是那个菜得量不够分给我们这么多人,最后分到菜得继续留下吃,没有分到的都说吃饱了,离开了位置。

是什么控制了我们的肚子,让我们拥有这样的一个可以伸缩的肚子呢?

是味道。

味道如同皮草,皮草并不是单一的为了取暖,因为没有一个人是傻子,不会因为要取暖而花费很多的钱买皮草,却不去买便宜的棉衣来取暖,皮草更多的是带个人们一种炫耀的资本,很多人认为穿皮草就是时尚的,就是奢华的,就是可以用来衬托自己地位的。

这些很多很多附加的东西就是皮草的味道,我们越来越多的去消费皮草,越来越多的去挑食,其实就是因为其味道,是这些味道使得我们有一个伸缩的肚子,使得我们购买皮草。有些人会说,我吃这个菜就是一碗就饱了的啊,吃那个菜我就是胃口好啊,那些皮草的时尚啊之类就只是顺便带来的啊,我只是要取暖啊。

那你为什么会这样呢??

作者:亚瓜
笔者毕业于深圳大学经济学院,深大教练学学会及深大动物保护小组创始人之一,喜佛法好素食,曾是个80后的愤青,接触了教练学后开始了新的思考,对生活有了更深的感悟。目前从事动物保护工作,热衷于环保事业。

2012年10月8日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我要留言」把你的想法分享给大家。紧记输入4位的ImgCode

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 http://www.isophy.info ,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