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Archive for 一月, 2012

简单之做人科学 第五课:“经验”Experience 与“观点”View

一月 20th, 2012

什么是“经验”(Experience)

“经验”就是我们每天所经历过的事情。从我们的“经验”,我们会在我们的脑里建立一个周围环境的模型,以便我们可以在这环境里有效地操作。所以为什么所有小动物,包括人类,都有无穷尽的“好奇心”,到处摸、碰、看、听、尝、闻、等。这是我们学习我们环境的必需动作。

从我们的“经验”,加上“信念”与“遗传”,我们会建立一个自己的世界,这就是我们的“观点”。经验可以分成两大类:普通经验,与痛苦经验。

普通经验

如这名词一样,普通经验就是平常所发生的事。举例说,如果我不小心打破了我的杯子,我下次就会小心一点,以免再重复这事情。所以我们的普通经验会直接影响我们对事情的“观点”,从而改变我们的行动与结果。我们大部分的经验都属于这一类。

痛苦经验

某一些事情在发生后会引起我们很大的痛苦,这就是痛苦经验。痛苦经验不一定是肉体上的痛苦。反之,大部分的痛苦经验是“心灵”上的痛苦。举例说,你在很小的时候,有一天你做了一些事情弄得你爸很生气,他就骂你“笨得像豬一样”。你听了以后,心里觉得非常的痛苦。这就是“痛苦经验”。

痛苦经验也不一定是一些很重要的事情。有时候,一些鸡毛蒜皮的事也可以引起一些痛苦经验。这取决于你对当时在发生的事情的“演绎”。所以同一件事,对某人可以是一个痛苦经验。但对另一个人来说,也可以是一个“普通经验”。

为了防止这痛苦经验再次发生,我们会在不知不觉下建立一个“需要”(Needs),来确定我们不会再重复我们的“错误”。通过这“需要”,这痛苦经验也会影响我们的“观点”。但这影响会比普通经验更为强烈,更为深刻。

“需要”,是我们认为会影响我们生存机会的“条件”。作为一个生命体,我们是需要好几种条件来生存的,好像空气,水,食物,休息,温暖等。我叫这些“需要”为“先天”(inherited)的,是遗传下来的。但从我们“痛苦经验”所产生的“需要”,是属于“后天”的,意思是从我们的“经验”衍生出来的。

当我们在经历一个“痛苦经验”时,我们真的以为我们的生存受到了威胁。好像刚才的例子,一个小孩被他爸爸骂是“蠢猪”时,他有可能会认为他爸爸不再要他了。对一个小孩来说,他的爸爸就是他的生存条件。没有了爸爸,他的生存肯定会受到了威胁。所以一句简单的话,可以衍生成一个“痛苦经验”。

有些父母常常对他们的小孩表达不满意。举例说,小孩因为学校成绩不好,爸妈会常常给他脸色看。这对一个小孩来说,也很容易会演变成一个“痛苦经验”。也有很多的父母,为了要“控制”他们的孩子,会用他们的“关怀”来作为一个“武器”。当小孩不听话时,就表示不“关怀”他。

我说的“关怀”,就是很多人认为的“爱”。为什么我不用这“爱”字?以后我会探讨一下,当很多人用这“爱”字时,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关怀”对所有小孩来说,是非常的重要。没有了父母的“关怀”,小孩的生存就会成了问题。所以很多的“痛苦经验”都是在我们小的时候,以为自己的父母不再“关怀”自己时不知不觉下建立起来的。我们往后会继续探讨这现象。

当然,有些“痛苦经验”是真的很痛苦,如一个亲人突然间死了,或自己被强逼地做了一些不可以被自己接受的事情,如强奸等。这些经验,很容易地会衍生很多不同的“需要”。

我一个朋友的朋友,是一位女士。她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已经离异。她妈妈对她爸爸非常的痛恨,也引导这位女士对爸爸也非常的痛恨。从这“痛苦经验”,这女士衍生了很多的“需要”。这也是一个非常普遍的例子。

“需要”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题目。我们会在第七课继续深入探讨“需要”与它的特性。

在下一课,我会探讨第三个影响我们“观点”的因素。

作者:朱冀平 James Chu
2012年1月20日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我要留言」把你的想法分享给大家。紧记输入4位的ImgCode
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isophy.info,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

亚瓜的我爱罗

一月 19th, 2012

最近很忙早起晚睡想很多,几个项目同时进行,事情交替着来,我开始迷失自我,老板说要我多关注点别的,不要只想着工作,今天终于告诉自己不想工作,抽机、听音乐、发呆、做自己的事。发现我终于可以思考,思考些别的东西。

我开始看回自己,我的黑眼圈似乎加深了,好似火影忍者中的我爱罗, 他的经历很像我,儿时被很多人指责,孤独自卑把我逼到一个角落,于是我不断向外寻求,如同我爱罗的尾兽,它可以让我爱罗短时间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但是尾兽也在吞噬他,他会变得不是自己,为了成为别人眼中的强者,我也在不断的被外借的力量吞噬,慢慢的没有自我。

我爱罗是用不睡觉,无时无刻都保持高度警惕来防止尾兽侵袭,也意味着他根本无法支配这个外力,想不迷失就要时刻保持自我,但大家都不喜欢他也是因为尾兽这股外力,当我背负着自己无法驾驭的外力,借用这股外力达到我以为大家想要我成为的形象时,我所付出的代价绝对是巨大的,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一团糟,因为我无法驾驭它,并且我会迷失自我。

当我爱罗看到鸣人的时候,他改变了心态,好似我遇到了Coach Benny,我知道我要做自己,并不在想着靠外力来变成别人想要的样子,中间晓成功偷去了我爱罗的尾兽,我爱罗被老婆婆使用密法救活得以起死回生,当我要放弃之前的习惯,切断过去的自己重新做一个新的自己,犹如起死回生,过程是有挣扎痛苦的,但我必须切断。

后面我爱罗即使没有尾兽也一样强大,还得到了村民的拥戴,他失去了尾兽在忍着的世界里,没有强大的忍术就会被看不起,但他没有尾兽忍术威力下降了,可他得到了人们的爱戴,可见忍者们内心所认为只要忍术强大才被尊重才是强者,是不那么对的。

我爱罗失去尾兽后依然可以独当一面,其能力是自己的,他所能驾驭的,并且他有较好的心态,还有纯净的心。之所以鸣人和他能有共鸣,也是因为他们的内心都很纯净,保有自我,为了梦想不断前进,不断提升自身能力,这使得他们一步步成为他们当初想成为的人——沙影,火影。我也要保持自我明确目标调整心态不断修炼自身不断努力,去相信然后实现它。

火影中关于正义和世界和平,要么把坏的人全部杀死,要么把所有人杀死重新建立新世界,鸣人是去说服大家,让大家相信世界和平,我的日常生活中也常如此,听到某观点与自己不同就要驳倒对方,或者否定全部来重新定义,现在我在做鸣人,我不否认对方得,也会让对方相信我的。

可我慢慢发现世界和平说简单也很简单,内心清净世界就和平了,如果整个忍者世界大家内心没有对错,没有悲喜,遇事波澜不惊,一切都很淡然。无小我之边界行大我之善。也不会有火影世界大战。所谓的正义无非是一方观点,心中纯净不起波澜,正义邪恶也就自然烟消云散。

总言之…我爱罗将爱刻在额头,我会将爱写在心头,保持本心不断努力提升自己,用好的心态去爱世界。

作者:亚瓜
笔者毕业于深圳大学经济学院,深大教练学学会及深大动物保护小组创始人之一,喜佛法好素食,曾是个80后的愤青,接触了教练学后开始了新的思考,对生活有了更深的感悟。目前从事动物保护工作,热衷于环保事业。

2012年1月19日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我要留言」把你的想法分享给大家。紧记输入4位的ImgCode
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isophy.info,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

简单之做人科学 第四课:“信念”Belief 与“观点”View

一月 13th, 2012

什么是“信念”(Belief)

“信念”Belief就是我们“相信”的事情。从我们出生开始,为了增加我们生存的机率,我们要依靠我们的父母,要“相信”我们的父母。当我们的父母告诉我们不可以做某些事情时,我们就很自然会“相信”他们。不然的话,就会很容易引致自己的灭亡。所以,“相信”是一个与生俱来的自我保护机制。

当我们长大一点后,我们也会很自然地“相信”我们的长辈,老师,权威,媒体,政府等。一点一点地,我们会收集我们所“相信”的事情,形成我们的“信念”体系。

我们的“信念”,就是影响我们的“观点”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因素。所有被我们“相信”的东西或事情,都会影响我们对事物的“演绎”,产生了我们的“观点”。但是,因为我们看不到这“观点”的存在,对我们来说,这就是我们的“事实”。

信念”的力量

我们的“信念”,是影响我们的“观点”的最大力量。当我们相信了某一些事情,我们的“观点”也会在“不知不觉”下受到了影响。也就因为我们并不知道自己“观点”的存在,我们的“信念”,就会自动变成了我们的“现实”。

小孩子最容易“相信”别人,尤其是有权威的人。全世界的宗教,都明白这现象。所以所有的宗教团体,都非常注重对小孩的宗教“教育”。当小孩子从小就接触宗教,相信宗教,他们也很容易会一生信仰这宗教,这宗教也会变成了他们的“现实”。

宗教的』信念』 (Religious Belief)

从古到今,从中到外,宗教的力量是非常的大。它可以引发战争,残害生命。信教的人,为了捍卫他们的信念,什么事情甚至自杀都可以做出来。在中东,很多的回教徒把自己做成人肉炸弹,来报复侵犯了他们宗教的人。在中国,法论功信徒或西藏佛教徒自焚事件,也充分地表现了“信念”的力量。

很多人以为,这些宗教狂热分子是“迷信”。其实,所有的“信念”都是“迷”的。因为当我们“相信”了某些事情时,我们就很自然会停止对这事的探讨。无论我们所“相信”的,是真还是假,是有用还是有害,我们都不会去观察,去思考。所以所有“信念”都是“迷”,所有信”都是“迷信”

香港有很多的宗教团体。其中的基督教有一句常用的话“信者得救”。我经过30多年的探讨后,发觉事实是刚好相反。对我来说,应该是“信者没得救”!

文化与“信念”(Cultural Belief)

很多人对“文化”,有不同的定义。在“百度百科”里的定义是:

文化是一个非常广泛的概念,给它下一个严格和精确的定义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不少哲学家、 社会学家、 人类学家、历史学家和语言学家一直努力,试图从各自学科的角度来界定文化的概念。然而,迄今为止仍没有获得一个公认的、令人满意的定义。据统计,有关 “文化” 的各种不同的定义至少有二百多种。笼统地说,文化是一种社会现象,是人们长期创造形成的产物。同时又是一种历史现象,是社会历史的积淀物。确切地说,文化是指一个国家或民族的历史、地理、风土人情、传统习俗、生活方式、文学艺术、行为规范、思维方式、价值观念等。

在“维基百科”里的定义是:

文化实际上主要包含器物、制度和观念三个方面,具体包括语言、文字、习俗、思想、国力等,客观的说文化就是社会价值系统的总和。文化和文明有时候在用法上混淆不清。于是有学者提出区别,文明偏在外,凡是政治、法律、经济、教育等生活上的表现,以及工艺与科学的成果,可以认为是文明的表现。至于文化偏在内,偏重于精神方面,包含了宗教、哲学、艺术等思想与习俗。

我对“文化”的定义是:

文化就是在某一个地区和某一个时段,被某一个群体所普遍认同的一套“信念”
举例说,在中国农村里,有“重男轻女”的文化。换句话说,在农村里,很多人都有“重男轻女”的“信念”而已。另一个很普遍的例子,是“讲面子”的文化。意思就是,很多人相信“做人需要有面子”,举例说:很多年轻人在结婚时,一定要“大排宴席”,没钱时就要去借钱来做,弄得婚后生活拮据,非常辛苦等。

除了宗教,文化也是一个被我们在“不知不觉”下所相信了的“信念”。因为相信了,所以我们也会被“控制”了也不知道。其实,文化是有它的功能的。当很多的人同住在一个社区里时,这些人会很容易与邻居们产生矛盾,争吵。为了减低这种情况的出现,这些人会建立一些“游戏规则”来规范所有人的行为,这就是“文化”的起源。这些游戏规则,会被传流到下一代,慢慢的,就演变成所谓的“文化”。

但很多这些文化,已经丧失了它们原来的功用。如果我们不去从新检讨这些“文化”或“信念”,我们就会浪费很多的资源来做很多没意思的事情,如在上面提到的“重男轻女”,“讲面子”等。

其实,我认为发生在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所提出的“破除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也就是这个意思。但当我们不了解到原来“文化”就是“信念”,要去破这些思想,文化,风俗,习惯,是非常的难。文化大革命经历了这么多年,造成这样大的破坏,但在农村里的“文化”,还是改不掉,这就是原因。但当我们可以了解到,原来我们只是“相信”了某一些概念,而这些概念并不是“真理”时,我们就有能力去改变这些旧的“信念”,为我们的未来创造一个新的开始。

我们可以从新去衡量我们所有的“文化”或“旧信念”,看一下这“信念”所引起的“结果”,是对我们的家庭,社会,甚至国家有没有贡献。如果没有的话,我们可以把它改掉。如果有的话,我们可以把它保留。这样的做法,不会是一个“革命”,而是一个“锐变”(transformation)。没有人会受到伤害,而所有人都会得益。

政治“信念”(Political Belief):民主(Democracy)、民权(Human Rights)

很多人没有察觉到,其实政治体系也是一个“信念”。任何的体系,都有它的优势,也有它的问题。没有一个体系是十全十美的。每一个体系都是一个“游戏”,有它的游戏规则。这游戏规则会决定谁赢谁输。“民主”是一个“信念”,也有它的游戏规则。他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体系。但在今天的世界上,很多人都以为“民主”就是可以解决我们世界上一切问题的唯一体系。

这纯粹是一个“信念”而已。但在很多西方政府的鼓吹下,“民主”已经被广大民众“相信”了是唯一可以解决我们一切问题的体系。但如果我们留意一下,当今世界上的民主国家是不是都很和平,它的市民是不是都很快乐、健康,社会都很太平、和谐,我们就会发觉到事实并不是那样的。恰恰相反,很多这些“民主”国家都是充满暴力,人民的生活都不安稳,社会上充满矛盾。如果从“结果”来判断的话,“民主”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政治体系。但在这些西方政府的鼓吹下,很多人都在“不知不觉”下“相信”了。

另一个被普遍被相信”了的信念,是“民权”。这也是一个由西方政府鼓吹的“信念”。听起来,这是一个很好的概念。每一个人都有他的“权利”,是别人不可以拿走的,这就是我们的“不可剥夺的权利” (inalienable rights)。但有多少人真正地去思考一下,这是什么意思?

举例说,在公车上禁烟是保护了非抽烟乘客的“权利”,但也剥夺了抽烟人士的“自由”。换句话说,一个人的“权利”往往就是另一个人的“限制”。所以为什么我们常常听到要“维权”这些用字,因为我们这些“权利”是要去“争取”回来的。而为了这些“争取”,就会引起“矛盾”。

在中国古老的文化里,我们很少会听到“权利”这词,反之,我们常常听到“责任”这词。其实,“权利”与“责任”是刚好相反的概念。“权利”是我们对别人的“控制”,而“责任”是我们对自己的“管理”。

一个充满“权利”的系统,是不稳定的,是低效率的,是固定而不灵活的,是死的,是有限制的,是捆绑和没有自由的。反之,一个充满“责任”的系统,是稳定的,是高效率的,是灵活的,是活的,是没有限制的,是自由的。

所以有最多“权利”的国家,也是有最多矛盾,最多法律的国家。美国就是其中最明显的例子。

现在,这些没有好处的西方“信念”,已经在“不知不觉”下渗透了很多人的“观点”。我们是不是应该要从新去探讨一下,这些“信念”值不值得我们去采用呢?

社会的“信念”(Social Belief)

每天我们打开电视,张开报纸,看到、听到很多的东西,这些资讯,会在我们“不知不觉”下,形成了我们“信念”的一部分。如果我们看了一个广告,相信了广告里的内容,我们就会很自然地去卖这产品。这就是广告的成因。换句话说,广告就是用来控制我们的“信念”的工具。

从这些广告里,我们学会了什么是“酷”,什么是“健康”,什么是“好”,什么是“美”,甚至什么是“爱”!我们以为“爱”一个人,要送钻石、名表给她,要“酷”,就要喝汽水,要“健康”,就要看医生,吃西药,喝牛奶,要“美”,就要用护肤品,涂口红,等等一大堆。这都是“真”的吗?

如果我们愿意去探讨我们这些“信念”,我们就不难地发现,原来要“爱”一个人,根本与钻石名表无关。喝水也可以“酷”,还会更加健康、省钱。要“健康”,就千万不要去看医生、吃西药,反而要多吃蔬菜瓜果。要“美”,就不要用有化学品的美容产品,反而要留意自己的饮食习惯,多吃蔬菜瓜果等。

如果我们不察觉这些社会“信念”在影响我们的“观点”时,我们就会被这些“信念”控制了。我们就会“不知不觉”地花很多的钱,破坏了自己的健康,把自己弄得像丑八怪,还以为自己很漂亮!你说,傻不傻?

知识与“信念”(Knowledge as Belief)

我们在学校,学了很多知识。平常也常常看书,学习学习。我们都很注重这些事,认为知识就是财富。但我们有没有留意到,这些知识,全都是“信念”而已?

当我们在学校或书本里看到了一些资料,而且不去探讨我们所看到的资料时,我们就很自然地相信了那些资料,以为它一定是“对”的。其实,我可以很肯定地说,几乎所有我们现在认为是“对”的资料,都将会全被推翻。

在英国 80 年代中(1985年),英国广播电台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或简称 BBC),拍了一套记录片,名叫 The Day The Universe Changed(宇宙改观的那一天)。这套片,获奖无数。它记录了大概从中世纪到现代,发生在全世界的重大科学发现与应用。因为每一个新的科学发现,都可以改变人对大自然的观点,所以这纪录片叫“ 宇宙改观的那一天”。

在这纪录片的最后一集,主持人 James Burke 布克先生做了这样的总结。他说:

“如果我们回顾以前壹千五百多年的历史,我们只可以下的结论是:

1、在任何的年代,当时的人总以为他们对当时的科学了解是对的。
2、而这些了解在过后的年代,都全部被判断为错误的。

这现象,从中世纪到现在,从没有中断过。在今天,我们环顾一下,我们顶尖的科学家们,也是认为他们对科学的了解是对的,而如果历史可以教导我们的话,我们是可以了解到,在不久的将来,所有我们今天认为是“对”的科学,也一定会被全部推翻。但 是在今天,全世界有多少的科学家,是这样来看我们今天的科学呢?”

其实,我们对任何的知识,都要永远采用一个“探讨”的态度,因为知识是像一个洋葱一样,有无穷尽的层次。如果我们到了某一个层次,就以为我们已经到了尽头时,我们自然就会停止去探讨,停止去观察,停止去尝试,停止去了解。换句话说,我们就会变成一个又盲,又聋,又哑,又傻的人,只会重复又重复地去做同样的事。对一切新的可能性,会懵然不知。

今天的科学,医学,天文学,化学,生物学等,都已经被我们“相信”了。所有的研究,只是在同样的基础下进行。很多人没有去怀疑,这些基础有没有问题。其实,如果我们用“结果”来判断的话,我们就不难发现,可能我们对这些不同科学的理解是有问题的。举例说,癌症对西医来说是绝症,可能是因为西医对癌症的理解和对身体的理解是错误的。不然的话,我们是应该可以克服癌症。

如果相信了,科学也会是一门宗教。如果去探討,宗教也会是一门科学。”
(When believed, science is a religion. When inquired, religion is a science.)

怎样去破解“信念”

“信念”的反面,就是“探讨”。意思是不断地去发问是不是这样?有没有其他的可能性?不断地去尝试,去观察,去思考,去了解。当我们愿意去“探讨”任何的事情时,我们就一定可以看得到以前看不到的东西,了解以前不明白的事情。换句话说,“信念”会使到我们看不见、听不到,但“探讨”会使到我们“大开眼界”。

在我们日常的生活里,我们常常会碰到很“固执”的人。这些人都以为自己什么东西都懂了。既然懂了,就自然不会去“探讨”。这些人都活在他们自己的“信念”里面。无论那些“结果”是多么的不好,多么的痛苦,他们也不会去怀疑自己已经“相信了”的东西。

在我的经验里,通常学问越多,职位越高的人,越是活在自己的“信念”里。其中一个很明显的例子是西医。在外国,要做一个医生,要先大学毕业,然后进医学院四年,再实习四年,才可以算是医生。所以他们的学问是比普通人高很多。也因为这样,这些人大部分都是非常的“固执”,都以为自己什么都懂。所以就算他们研究了几十年也没法治癌症、糖尿病等一大堆的病,他们仍然认为自己是“对”的。

如果我们愿意去“探讨”,我们就自然地会发现很多新的东西,我们的脑筋会变得很灵活,很有创意。与别人谈话、相处,也会变得很轻松,自然、有趣,像一个小孩一样。

什么是“探讨”

所谓“探讨”,就是“尝试”,“观察”,“思考”与“了解”。“尝试”,就是“实践”。要了解简单之做人科学”,就一定要“实践”。就是说要运用这方法在自己日常生活里所碰到的事情。很多人在学习时,往往只注重在思考,而没有实践。这样,会很容易“想歪了”也不知道。所以我们在学习时,一定要“实践”,好像在上化学或物理课时做的实验一样。

在“实践”时,我们要“观察”所产生的“结果”,这就是“观察”。与在上化学或物理课一样,我们一定要从“结果”来判断我们的实验是否“成功”。凡事都一定要从结果来判断(based on Result),就永远不会出错

有了“结果”,我们就要去“思考”与“了解”个中的“逻辑”,从而明白整个运作的过程。明白了这“逻辑”后,我们就有能力去运用这方法在所有其它同样的问题上。用了这“探讨”,就可以打破任何的“信念”。

自信”与“觉”

很多人都以为做人应该有“自信”。其实,“自信”,就是“相信自己”的意思。跟其他的“信念”一样,都是“迷”的。所以很多有“自信”的人,会容易很固执地做一些对自己或别人不好的事情。所以我认为,无论是“信”别人还是“自信”,都是会有危险的。

反之,学会不断地去“探讨”任何的事情,包括自己认为已经是“对”的事情,然后从“结果”来作判断的话,我们就可以很容易地明白到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了。当我们可以完全明白了事情的“逻辑”时,我们的行动也会变得很稳固、自在。这不是“自信”,这是“觉”。

信念”与“观点”的关系

总结来说,我们的“信念”,是控制了我们的“观点”的其中一个最重要元素。从以上的分析,我们可以明白到“信念”是如何控制了我们的“观点”,而“观点”又如何控制了我们的“情绪”与“行动”,从而产生我们生活里的“结果”。我们很少会去探讨自己已经相信了的事情。因为对我们来说,我们所相信的都是“真”的、“对”的。我们也不知道这“信念”对我们的影响是多么深远。

当我们不了解这“信念”的存在时,我们就会被它控制了也不知道。但一旦明白了,我们就有能力去改变这结果。做法也是非常的简单,我们只需要去“怀疑”或“探讨”我们已经“相信”了的事情,就可以减低它对我们“观点”的控制。我们以后会继续讨论怎样去用这办法的。

下一课,我们会继续探讨,还有什么事情也在影响我们的“观点”。

作者:朱冀平 James Chu
2012年1月13日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我要留言」把你的想法分享给大家。紧记输入4位的ImgCode

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isophy.info,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