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Archive for 十二月 15th, 2011

重要与不重要

十二月 15th, 2011

回来的路上,我忽然想到高中学过的一篇文章《我很重要》和随之选读的一篇《我不重要》。

是的,我很重要。我为什么要自卑呢?因为我没能做到别人可以做到的事?因为我的不足?因为我所缺乏的东西?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的残疾人,他们或许身体或者心灵上有所残缺,我们可能因此同情他们可怜他们,因为他们缺失了正常人所具备的东西。常常听人聊以自慰的时候就会说,人无完人,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我的自卑或许是因为我有时候把自己当成完人了。我想,不止我们所看到的那些残疾人他们缺失了一部分东西,或许每个人生来都是有所残缺的,有些人唱歌五音不全,他们残缺的是他们的嗓音;有些人体育很差,他们残缺的是他们的运动细胞;有些人讲话没有逻辑性,他们残缺的是清晰的思维方式……但是,我们每个人所残缺的这些又能说明什么呢?说明我们不完美?废话,不是说了人无完人么。对啊,我们所残缺的只是我们整个人生的一小部分,为什么我们要那么在意那一小部分,而忽略我们拥有的一大部分呢?我们是一张纸,我们所缺失的就好像纸的其中一个角。缺了一个角的纸就不是纸了吗?我们要看到的是,我们剩下的那一大张纸而不是缺失的那个角的空位。我们可以通过裁减这张纸使得这张纸成为我们原本想要的那个形状。又或许,我们可以将这张纸折成一朵美丽的玫瑰花,谁又能看得出这朵美丽的玫瑰花是由缺了一个角的纸折成的呢?抑或,我们可以将其剪成一张精致的窗花,纸上残缺的空位更多了,但谁又能说这样的残缺不是另一种美呢?每一个人都是一张残缺的纸,每一张残缺的纸残缺的形状位置都不一样,每一个人都可以用这张残缺的纸折出不同的美丽的花,来装点这个世界。世界因我们的装饰而更美丽。谁又能说我们不重要呢?我很重要,我没有自卑。

在我想告诉自己我很重要的同时,我也想跟自己说我很不重要。由我的自卑所衍生出来的产物,就是我过分在意他人对自己的看法并由此内心产生的猜测他人想法的自我对话。我在意他人对我的评价,希望获得成功来得到他人对自己的肯定,来弥补内心的自卑感。我害怕失败,我不想听到他人的评价,不想被人瞧不起。但其实,他人的评价真的那么重要吗? 我又有那么重要到其它人十分关注我的一举一动,我的成功与失败吗?不管我成功与失败,活着或死去,地球不会停止运动,不会因为我一个人而停止自转公转,如果地球真的停止运动了,也是因为全人类对地球的强取豪夺。我的成功与失败,其它人不会去在乎,也没空去顾及。在自己看来天大的事,无敌的开心,莫大的痛苦,可能对于其它人来说什么也不是。这是因为除了其它人不能真正的感同身受以外,可能本身这就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只是自己看的太重了。所以把自己所谓的这些重要的事看轻一些,把自己看轻一些。同时,停止内心无止境的自我猜测。有时,我会将自己内心的想法猜测强制安到其它人的身上,或许人家本身并无此意,而我却被这自己强加给别人的自我想法弄得遍体鳞伤。这不是很可笑吗?自己伤害着自己,却要把罪名安到别人身上。这个枷锁是我自己给自己套上的。别人的肯定,别人的否定,是存在的,但是是短暂的。只有自己的自己的肯定,自己对自己的否定,才是最长久的。有了自己对自己的肯定,就算现在头顶没有光环,但迟早会出现的。出现自己对自己的否定,就是自己给自己戴上的难以解开的枷锁。

看到自己的不足,得知自己的弱点。想要改变,就要敢于尝试,敢于突破,不能因为从前的失败经历而畏惧。就像今晚喝的酸奶,喝过的酸奶,已经喝下去了,即使吐出来也不是原来的酸奶了。而酸奶店没有红豆酸奶,就要去市场采购红豆,而不是只是坐在店中告诉顾客没有红豆了。今天喝的酸奶是原味的,想要喝蜂蜜酸奶,就得去采蜜,酿蜜,才能喝到想喝的味道。

作者:Sara 深大经济学院大二学生

2011年12月15日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我要留言」把你的想法分享给大家。紧记输入4位的ImgCode
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isophy.info,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