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Archive for 十二月, 2011

亚瓜的感恩

十二月 22nd, 2011

好似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要说谢谢,但完全不懂什么意思,久而久之谢谢如同骂脏话一样,到了那个时间就要说那几个字。它成为了一种公式程序的东西。

小学三年级还是四年级,具体的年份我已经记不大清了,那时的9月份,我第一次发现小伙伴们都在讨论一个事,买什么东西送给老师。事后才知道是与教师节有关,那是我对谢谢这个概念新的提升。原来可以用物品如送礼来表达谢谢。

五年级的时候,记不得哪篇文章了,学了那篇课文后老师让我们回家集体给父母洗脚,于是谢谢又一次变身了,它变成了帮父母洗脚。

北方12岁生日都会大排筵宴,我的也不例外,请来了一群我都不认识的人坐在下面,给我过生日,而我当时的任务就是,把一篇我都不知道谁写的感谢稿背给大家听,那时候的感谢变成了一篇很长很长的稿子。不过至今我都还深深记得这句,感谢爸爸妈妈对我的辛勤养育。

初中时代,正是一个叛逆的时期,那时候貌似请老师吃饭送老师东西已开始往公式化程式化发展了。电视里那段时间每天都放着一个公益广告,一个孩子看到妈妈给奶奶洗脚,他也端着水盆说妈妈洗脚。这让我想到了小学的那篇课文,还有那晚的家庭作业——帮父母洗脚。记得老师在课堂上还特意问了下,有谁像广告里的孩子那样,帮父母洗过脚。那时候我对于谢谢有了第一次思考,为什么要谢谢老师?我都不喜欢这个老师,每天留家庭作业,那么多写都写不完,还体罚学生,不懂得素质教育。要不是父母说教师节送老师东西,我才懒得理她。至于对帮父母洗脚那没做过,洗袜子倒是有的。洗袜子就变成了我对父母的谢谢。

但有一次老妈说,不用你帮我洗袜子,你少让我生气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了。这句话当时我完全不懂她在说什么,不过感谢到底是什么呢?

高中的时候请客送礼已经开始慢慢进入我的圈子,某某同学过生日,不送个小礼物都觉得对不起对方,可是明明和对方交情也不深,只是被拉去捧场的,可貌似是约定俗成的样子,不带个礼物会被看做外星人。

在北京,您、丫和谢谢是常挂在嘴边的口头语,在北京当面就是称呼您,转脸就称呼丫,上厕所排队要插队就说谢谢,被插队了还是说谢谢,在高中间,谢谢变成了在平时是文字符号,在聚会走后门时成为了负担。

大学了谢谢已经成熟化了,知道什么时候它是文字符号,什么时候变成负担,减少自己的负担,多了文字符号。大二上学期,我胳膊断了,养了三个月,我对谢谢又有了新的定义,这让我知道谢谢其实也可以对自己说的,虽然早就知道《假如给我三天光明》,但当自己亲身体验后才发现读书完全无法与之相比。这完全是两种境界和思考。感谢你右手,让我的行动灵活,感谢你左手,让我知道没有你的存在,光有右手是不行的。感谢我的身体,感谢我每一个细胞。从而让我想到了父母,感谢他们给予了我生命,谢谢不再是洗袜子这样的事情,更是从心底一种叛逆的,想摆脱父母束缚的心态,转变为感激。对朋友的感谢也从送礼物到内心的变化。

大三的时候我知道了要感谢自然,感谢欺骗你的人,感谢地球,感谢那个倒霉的事情,除父母亲友外还有很多值得我们感谢的人事物。明显知道这种输入只是一种储存,并非处理。我并没有真的说服自己去想感谢那些欺骗我的人,我最讨厌被骗了。

大四的时候我感谢的已经不仅仅是看得到的,我开始感谢一些思想,一些抽象的幻想出来的形象,一些空气,一些声音等等。可这种感谢犹如手机信号,在发射塔下信号很强,但走远些信号越来越弱,时间长了我都忘记自己拿着的是有信号的东西。

毕业后我又加深了对空气、阳光、大地、小草等,人、事、物元素感谢的认识,我开始奉献社会,希望能为这些感谢的,带给我很多的元素以积极的回馈。

很多时候我都有在想,都在挣扎,这样做真的好吗?做了这些又有谁会在乎呢?
但我就是去做,常常在做的时候用事情又说服自己,这不就是好的表现吗?!其实大家都有在乎啊!做的是有意义的。

从2月开始感谢成为了关注身边的元素、花、草、树、木、空气、河流、阳光、动物。
从6月开始感谢成为了关注父母的内心,听他们的话。
从8月开始感谢成为了不抵触批评。
从9月开始感谢更多的转化为了感恩,从言语的更多的内化成了心里的。
从10月份开始,我更多的时间去投入到服务更多人,积极的工作,给予他人正向的思考等。
现在感恩成为了我维系现有动力的源泉之一。

谢谢也好、感谢也好、感恩也好,是名词时它对于我的意义基本相同的,但当其从我知道到我知道时,它的意义就远远不同了。

作者:亚
笔者毕业于深圳大学经济学院,深大教练学学会及深大动物保护小组创始人之一,喜佛法好素食,曾是个80后的愤青,接触了教练学后开始了新的思考,对生活有了更深的感悟。目前从事动物保护工作,热衷于环保事业。

2011年12月22日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我要留言」把你的想法分享给大家。紧记输入4位的ImgCode
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isophy.info,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

简单之做人科学 第三课:“观点”View与“情绪”Emotion

十二月 16th, 2011

情绪”又是被什么所控制的?

假设我与你现在在一个饭馆里吃晚饭,突然间我们看到一个人,手拿了一支手枪,跑进了这饭馆,你会有怎样的反应?你会不会感觉到非常的害怕?你会不会想办法躲起来?你会不会找机会想办法逃生?

如果你是正常的话,你大部分会像我描写的一样,很“直觉地”做出了那些“行动”来。

现在让我继续我们的假设故事。正当你在想办法逃生时,你突然发觉到在这枪手的后面,有几个人。一个拿着一个拍电影的摄录机,一个拿着米克风,还有几个助手在帮忙。你马上会有怎样的反应?你会不会立即不再感觉到害怕?你会不会继续吃你的晚饭?你会不会觉得很好奇,很好玩? 因为你现在认为原来是有人在拍戏,而不是真的,你自然就不会觉得害怕了。

我们的“行动”, 是与我们的“观点”连起来的。当我们的“观点”是“危险”时, 我们很直觉地要逃跑。当我们的“观点”是“安全”时, 我们就很自然地留下来了。

换句话说,我们的“行动”,是完全被我们的“观点”所控制的。另一个说法,就是我们的“行动”的来源,就是我们的“观点”。

我们的“演绎”或“观点”

我们的“观点”,就是我们对我们自己周围环境的“演绎”。从我们的眼睛看到的,鼻子闻到的,耳朵听到的,皮肤感觉到的,都会变成一组信号,传到我们的大脑去被“演绎”。这“演绎”,会马上被转换成一个“生化信号”,传到身体各部位。这“生化信号”,就是我们的“情绪”,是用来控制我们身体各部位的肌肉,产生我们的“行动”。换句话说,控制我们的“情绪”的工具,就是我们的“观点”。

很多人以为,我们的“观点”就是“现实”。其实,如果真的有一个“现实”存在,我们是没法知道是什么,因为我们每一个人只可以知道我们对这“现实”的“演绎”。我叫这为“观点”。

对同一件事情,不同的人可以有不同的“演绎”。很明显,这并不是“事实”,因为“事实”只有一个。同一件事,不可能有不同的“事实”。如果有不同的话,这肯定是我们对这事的“演绎”或“观点”而已。

对”与“错”

但当我们从我们的眼睛看出去的时候,我们并没有留意到自己“观点”的存在。对我们自己来说,我们看到的就是“事实”。如果你不认同我所说的话,下次你跟别人有争辩的时候,问一下自己为什么要争辩。是不是你认为自己的观点是“对”的,而别人的观点是“错”的?

其实,这就是“对”与“错”的定义。对我们自己来说,所有与自己的观点相同的就是“对”。所有与自己的观点不同的就是“错”。

瞎子摸象

这故事,应该在小时候都听过了。四个瞎子想知道“大象”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有人就把他们带到一只大象前。第一个瞎子摸了大象的鼻子,就说“大象是像一条大的软水管”。第二个瞎子摸了大象的耳朵,就说“不对,大象是像一把扇子”。第三个瞎子摸了大象的腿,就说“也不对,大象是像一棵大树”。第四个瞎子摸了大象的尾巴,就说“你们都错了。大象是像一个扫把”。

对我们有眼睛的人来说,到底那一个瞎子是“对”,那一个是“错”的呢?答案当然是“全都对,也全都错”,因为每一个人所说的,只是大象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但对每一个瞎子来说,他自己说的就是“对”,其他人说的都是“错”的。这跟我们与别人争辩时是一模一样的。

让我们现在来观察一下,这一只大象,可以有多少个不同的“观点”呢?

无穷尽的可能观点

对任何的事物,都有无穷尽的可能观点。所有这些观点都是“对”的,但也只是对这事物的片面看法,好像瞎子摸象一样。同样地,我们对任何的事情都可以有无穷尽的可能“演绎”。所有这些演绎都是“对”的,但也只是对那事情的一个片面看法而已。

对任何的事物或事情,都有无穷尽的可能观点或演绎,而这些观点也全都是可行的

(There are infinite possible Personal Views and Realities on anything and everything, and they are all equally valid.)

我们自己的“个人现实”Personal Reality

我们每一个人,把自己对所有事情的“观点”集合起来,就形成我们自己的“个人现实”。因为每一个人的观点都是与别人的有一点不一样,所以我们的“个人现实”也会与别人的不一样。当然,如果一群人住在同一个社区,受到同样的文化影响,同样的教育,同样的思想下,他们的“个人现实”会有很多的“共通点”,差异会比较少。反之,如果与一个住在地球的另一面,受到不同的文化,教育,思想影响下的人来比较,他们“个人现实”的差异会很大。

虽然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个人现实”,但几乎没有人留意到这“个人现实”的存在。对我们自己来说,从我们的眼睛看出去,我们看到的并不是“个人现实”,而是“现实”。对我们来说,我们的“个人现实”是绝对透明的,不存在的。

在一本禅书Zen Flesh, Zen Bones by Paul Reps里,记载了一个故事:

一条小鱼向一位鱼女王问道:“我常听人说起海的事情,可是海是什么?它在哪里?”

鱼女王解释说:“你住在,活动在,和存在海里。海在你里面,也在你外面。你是海的成品,而最终你要归于海。海包围着你如你自己一样。”

我们自己的“观点”,也好像这“海”一样。我们住在,活动在,和存在自己的“观点”里。这“观点”在我们里面,也在我们外面。我们也是自己“观点”的成品。所以我们是没法看得到自己的“观点”。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有句话“当局者迷,旁观者请”了。

江山易改,品性难移

前面已经解释了,我们的“观点”,透过我们的“情绪”,完全控制了我们的“行动”,引致我们的“结果”。这过程是完全自动的,是没法改变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中国人有句话“江山易改,品性难移”。当我们仍然拥有以前的“观点”时,我们的“品性”是不会变动的!

既然我们的“观点”对我们是这么重要,我们一定应该要对自己的“观点”加深了解,不然的话,我们就会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被完全控制了也不知道。怪不得很多人的生命是那么的不顺利,那么的困难,那么的痛苦。而且无论我们怎样去尝试,我们也没法去改变那些结果。最后,很多人都只有对自己的情况屈服和接受,痛苦一生。

但如果我们可以留意到自己有“观点”的存在,我们就有可能去“管理”它,而不再被控制。我们怎样才可以“看”得到自己的“观点”呢?

观察自己的“观点”

要观察自己的“观点”,是有办法的。当我们在做某一些事情时,我们只需要问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的“理由”,就是我们的“观点”。

作为一个动物,我们是不可能没有“观点”的,因为“观点”是带引我们的行为。没有“观点”,我们就会不知道应该怎样做,如在看到“危险”时不懂得“逃跑”等。我们的“观点”是有它的作用的。

但当我们的“观点”使到我们做了一些对自己并不好的结果时,我们就要采取行动来改变那结果。我们在以后会继续探讨,我们可以不可以“改变”自己的“观点”?如果不可以的话,我们又有什么办法?

接下来,我们要探讨,为什么在那无穷尽的可能“观点”里,我们会在“不知不觉”下“选择”了某一些“观点”?是什么影响了我们的选择?

作者朱冀平 James Chu
20111216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我要留言」把你的想法分享给大家。紧记输入4位的ImgCode
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isophy.info,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

重要与不重要

十二月 15th, 2011

回来的路上,我忽然想到高中学过的一篇文章《我很重要》和随之选读的一篇《我不重要》。

是的,我很重要。我为什么要自卑呢?因为我没能做到别人可以做到的事?因为我的不足?因为我所缺乏的东西?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的残疾人,他们或许身体或者心灵上有所残缺,我们可能因此同情他们可怜他们,因为他们缺失了正常人所具备的东西。常常听人聊以自慰的时候就会说,人无完人,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我的自卑或许是因为我有时候把自己当成完人了。我想,不止我们所看到的那些残疾人他们缺失了一部分东西,或许每个人生来都是有所残缺的,有些人唱歌五音不全,他们残缺的是他们的嗓音;有些人体育很差,他们残缺的是他们的运动细胞;有些人讲话没有逻辑性,他们残缺的是清晰的思维方式……但是,我们每个人所残缺的这些又能说明什么呢?说明我们不完美?废话,不是说了人无完人么。对啊,我们所残缺的只是我们整个人生的一小部分,为什么我们要那么在意那一小部分,而忽略我们拥有的一大部分呢?我们是一张纸,我们所缺失的就好像纸的其中一个角。缺了一个角的纸就不是纸了吗?我们要看到的是,我们剩下的那一大张纸而不是缺失的那个角的空位。我们可以通过裁减这张纸使得这张纸成为我们原本想要的那个形状。又或许,我们可以将这张纸折成一朵美丽的玫瑰花,谁又能看得出这朵美丽的玫瑰花是由缺了一个角的纸折成的呢?抑或,我们可以将其剪成一张精致的窗花,纸上残缺的空位更多了,但谁又能说这样的残缺不是另一种美呢?每一个人都是一张残缺的纸,每一张残缺的纸残缺的形状位置都不一样,每一个人都可以用这张残缺的纸折出不同的美丽的花,来装点这个世界。世界因我们的装饰而更美丽。谁又能说我们不重要呢?我很重要,我没有自卑。

在我想告诉自己我很重要的同时,我也想跟自己说我很不重要。由我的自卑所衍生出来的产物,就是我过分在意他人对自己的看法并由此内心产生的猜测他人想法的自我对话。我在意他人对我的评价,希望获得成功来得到他人对自己的肯定,来弥补内心的自卑感。我害怕失败,我不想听到他人的评价,不想被人瞧不起。但其实,他人的评价真的那么重要吗? 我又有那么重要到其它人十分关注我的一举一动,我的成功与失败吗?不管我成功与失败,活着或死去,地球不会停止运动,不会因为我一个人而停止自转公转,如果地球真的停止运动了,也是因为全人类对地球的强取豪夺。我的成功与失败,其它人不会去在乎,也没空去顾及。在自己看来天大的事,无敌的开心,莫大的痛苦,可能对于其它人来说什么也不是。这是因为除了其它人不能真正的感同身受以外,可能本身这就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只是自己看的太重了。所以把自己所谓的这些重要的事看轻一些,把自己看轻一些。同时,停止内心无止境的自我猜测。有时,我会将自己内心的想法猜测强制安到其它人的身上,或许人家本身并无此意,而我却被这自己强加给别人的自我想法弄得遍体鳞伤。这不是很可笑吗?自己伤害着自己,却要把罪名安到别人身上。这个枷锁是我自己给自己套上的。别人的肯定,别人的否定,是存在的,但是是短暂的。只有自己的自己的肯定,自己对自己的否定,才是最长久的。有了自己对自己的肯定,就算现在头顶没有光环,但迟早会出现的。出现自己对自己的否定,就是自己给自己戴上的难以解开的枷锁。

看到自己的不足,得知自己的弱点。想要改变,就要敢于尝试,敢于突破,不能因为从前的失败经历而畏惧。就像今晚喝的酸奶,喝过的酸奶,已经喝下去了,即使吐出来也不是原来的酸奶了。而酸奶店没有红豆酸奶,就要去市场采购红豆,而不是只是坐在店中告诉顾客没有红豆了。今天喝的酸奶是原味的,想要喝蜂蜜酸奶,就得去采蜜,酿蜜,才能喝到想喝的味道。

作者:Sara 深大经济学院大二学生

2011年12月15日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我要留言」把你的想法分享给大家。紧记输入4位的ImgCode
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isophy.info,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

你想创造一个怎样的你?

十二月 12th, 2011

『Yes I think 『转变为』Yea I know』!简单一字之差却包含了人生哲学的玄机!每个人在开始思考“who are you?”时就预示着他开始进入真正有意识去创造自己生命的时候!“我们是带着怎样的使命来到这个世界?”如果你从来没有问过这个问题,也许你的人生就不会完整!

思想和知道!一个抽象,一个从抽象提纯到具体再到行动,正如Coach Benny所说这是人一生都需要钻研的课程!从思到想,从想到思,从知到道,从道到知,如此循环,生命会进入一个不断拓展进阶的过程!从而达到另一个深度!

人的一生是在探索,从思想到知道是一个人思考进而构建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从思想到知道,是从已有资源里在某个恰当的时机进行深度加工及实践然后得出所知到所感到所思到所想,进行第二次确认再提存到自己的人生智慧!这时候已经不是最初的思想到知道的过程,而是一个人因一次感悟而获得新的体验从而改变已有的认知而晋升到智慧,再从智慧迸发到思想进而储存再到行动的验证再到另一次进阶,周而复始,就像行星的轨迹,看似未变,实则是在以变应变进而看似不变!

每一次经历都值得我们好好咀嚼,这个世界没有对错,对错只是单一价值评定,但是每一样事物的价值都是人去赋予的,所以你要赋予你的生命怎样的价值,你要赋予你的生活怎样的价值,人最可悲的是意识到自己的走错了,却没办法改变了!所以再你还有时间去创造时,好好的思考你的人生吧!看看你想要创造一个怎样的你!

Andrea Yang
2011年12月12日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我要留言」把你的想法分享给大家。紧记输入4位的ImgCode
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isophy.info,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