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Archive for 八月, 2011

对生命负责任

八月 31st, 2011

今日我写下这个已经影响我余下生命的标题,这是新世纪领袖暑假训练营 2011给我的启发。因为“负责任”这三个字,使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使自己不再受命运的摆布。

之前看www.isophy.info 上面的文章,看见James有一次的回复,具体是如何已经记不清,但是意思就是:要对自己负责任。那时的我还不是很懂。但我愿意先谈谈我过去的一些事情,以此为鉴:

我觉得我是个懂事的小孩,其实家庭富裕与否不是父母的“错”(甚至连对错都说不上,所以这里加双引号)。但是又为什么别人就可以穿金戴银、别人就可以锦衣玉食、别人就可以什么新潮的电子产品都能随意就买?为什么呢?我想不明白,于是有种莫名的情绪在心中,而我也误以为这些我提出的问题都只是平常事,不值得注意。

我组建一个团队,当时建立这个团队的时候只有2个是大一的,其余都是比我高年级。我觉得我学术上不够他们优秀,那么我应该在协调上面多花工夫,做好后勤。但是慢慢发现,这个团队里面的人也是负责任的,但是我总感觉如果她们时间上面协调不过来的时候,我就会牺牲自己的上课时间去处理好团队里的事情,之后我就总感觉我做得最多。某一天我看见一句话:能者多劳,劳者多死。每次我到了精疲力竭才让自己休息的时候,我总感觉我就是那个悲催的能者。

过去的那么多年里面,我都不知道怎么去面对我过去生命中那20年里面发生的事情。这种说法倒不是因为我生命中发生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纯粹是我对过去的事情念念不能忘,每次我都翻江倒海把难过的事情在我的记忆里重复一遍:为什么我认为是我的好朋友的人会伤害我?为什么小时候那些亲戚都不喜欢我?为什么身边的人都不理解真实的我?十万个为什么,十万个不明白,在我脑海里天旋地转。

我知道我为什么过去那么混乱的。也知道其实上述的那些例子,如果要去解决他们的话,都是好像很简单的。但是为什么就是做不了?为什么就是做不到?

我现在知道了,因为根本就是我害怕负责任。

我受害于命运给我的安排,我怨恨无形无色的那种命运的安排,我排斥还有控诉为什么我的出身不似李长治那般,一出生就是万人关注。除了控诉之外,我还有脆弱。但是为什么我不能承担起这种天生的责任呢?我就是应该承担起我的一切,包括我的不是我幻想中的家庭背景,包括我的幻想中对某些人来说随手可得的昂贵电子产品。我反问自己一句,有的人在我这个年纪已经负担起自己的家庭,有的人在我这个年纪已经是百万富豪,完全凭自己实力。如果按那些人的角度来看我自己,我一定会问自己一句:为什么别人可以,你就不可以?停止,我要停止这种毫无意义的纠缠了。如果要更好的生活,那么我自己可以创造。无形无色的命运安排,我自己也可以承担的。

为什么我那么累,在团队里做得最多?我是要好好检讨自己这一点的。是什么让我做得最多?是我的安排不当,是我的每件事亲力亲为,是我对我团队的把握不足造成的。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责任。既然是我的责任,那么“累”就是我的“果”,这个果无论好吃还是不好吃,都是自己种的。停止,我要停止我毫无意义地埋怨。要吃好吃的果子,就要自己去种!

我的过去,我真的有承担起了吗?按照我前两个例子的分析,那么第三个例子就不难去重新看待了。别人伤害我,我要负责任的,为什么我会被别人伤害?为什么我被别人伤害之后还要受到自己折磨自己的伤害?是不是我小时候太调皮或者太过叛逆所以长辈不喜欢我?是不是我的行为和语气使身边的人接收不到我的关心,所以不理解我?

我明白了。

突然之间我轻松了很多。终于可以不再埋怨别人埋怨命运了。其实埋怨是件很费力的事情。埋怨,意味着希望被怜悯。但是有些希望,永远都只是希望,会落空的。等待,则是更加痛苦的事情,如果一直在等命运怜悯我,根本不知道我是否有机会等来命运的垂青。后宫三千,为什么在冷宫的人凄苦异常?因为永远只能等待。我不要做命运的妃子。

负起在我生命中发生过的一切责任。我的生命就掌握在我的手中。20岁的第一个月,就学会自己把握自己,我笑笑,原来已经是人生的另一个阶段了。

薛惠娟
深圳大学
2011年8月31日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我要留言」把你的想法分享给大家。紧记输入4位的ImgCode
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isophy.info,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

自我Coaching日记 (十)

八月 30th, 2011

这次驿站收获良多,以下是和大家的分享: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遇到一些好的或者不好的事情,有可能去模仿,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有时候我们模范的事情,语言,动作可能太多了,来源也不同,学到一定程度,很容易迷失自我,导致我们不知道自己是谁。

Coach Benny举了他自己的事例,他以前经常学他师父,无论是语气,动作,感情,内容。有一天,有一个听他课的人,对他说:“我看到你简直和你师父一样。”……这让他感到很惊讶,他觉得也是,感觉现在的东西很多都和师父一样,更重要的是:那我是谁啊?于是他就找了他自己现在所拥有的,创造了自己的一套,把师父的一套转化为自己的东西。

听到这里,我想到了我们学习的一些课程,知识或者一些别的名人。我们很多时候只是管学,一直在学,学的东西都是别人的,那我们自己呢?我们自己就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了吗?在这里,我并不是否认学习不重要,只是让自己发掘更多自己本来就拥有的一些东西。对于我自己来说,我和谐,勤奋,做事有计划有流程,对人友善,有爱心,和人很少有冲突,这些都是我拥有的,每个人的风格不一样,何不把他们强化一下,走出自己的风格?

第二个问题说得是现在为什么越来越多女性领袖。

这件事情的发生其实不是偶然的,是我们造就的。现在物质条件丰富了,我们可以有更多的选择,一些父母出于对孩子的爱,特别是男生,会为他们创造很多的条件,如还是个小孩子为他们买ipod,配备做好的电脑,帮他们衣食住行,让其不用怎么努力都可以获得很多东西。女性相比之下,则没有得到这么多的关爱,很多东西都要自己去做,自己亲自去经历,反而让她们有更多的锻炼机会。到了关键时候,男性就要充当角色,但可能没有一些女性做的出色,因为他们得到的条件多,锻炼的少,重要的时候想承担,却无能为力。这就是女性慢慢成为主导的原因。

第三,负责任。

一听到这个词语可能会觉得有点重,有的人可能觉得要承担一些什么,怕完成不了,有的人可能怕负责,所以觉得有点重。但是说到底负责,负责只是把你头脑的“选择”投射出来而已。怎么理解?在做事情之前,其实头脑构建中,我们选择了某样东西(但是我们不一定会知道我们选择了什么),做事情的时候,只是把自己的选择的东西做出来而已。如果你选择了你不喜欢的东西,产生的行动和情绪,你当然会觉得重,如果你选择的是你喜欢的东西,那就可能没有什么重量。可是一般人其实很少去回到思维构建当中去寻找自己当初选择了什么。比如,我思维构建中,选择了懒惰(自己很可能不知道),如果经理让我们负责做事情,我们就可能拖拖拉拉,觉得做这件事情有压力。又比如说,老板要我的做事情,我很不想做,这时候我会觉得负责这件事情很重,但是其实这也是我们的选择,你可以问问你当初为什么要选择这个老板?可能是因为是这个老板很厉害,你选择了:跟从。也因选择了这个,让你觉得很辛苦。这就是你对你自己的“负责”。如果“跟从”不是你想要的,你却选择了它,那就是你对你自己的不负责。

这都是因为你的思维构建中的“选择”,他让你产生行动,产生一系列的情绪,它们都是头脑投射出来的。如果我们选择“负面”,你就会产生负面的行动,负面的情绪,选择“正面”则会相反。重要的是我们很多人其实并不清楚自己的选择,只是不停地在做事情,并没有往回看自己“选择”了什么。当我们留意到的时候,其实我们就可以对自己的思维再构建,选择不一样的东西,做出我们不同的结果。

我们每天都会接受不一样的信息,这些信息,其实我们都吸收了,而且从中也无意识的选择了某些东西,让我们也无意识的做出了一些行动。如果我们听到某某地方撞车,这些东西就会在我们的思维当中储存,当整天都听到撞车的时候,自己也在开车,你的思维也就无意识的选择了“撞车”,选择了之后,它就指示身体产生行动和情绪,让你在现实生活当中更加容易让其变成事实。

别小看这种力量,当我们整天都接收一些负面的新闻,别人负面的情绪,如果我们不加以“选择”,我们就会陷入着一种无意识选择。因为我们选择的东西会变成情绪行动去影响别人的人,这些东西进入到他们的脑袋中就会无意识储存,储存之后由于重复的次数多,思维又无意识到选择了,又变成行动和情绪,影响更多的人。一些人分手了三次,很可能就在思维构建中“选择”了“分手”,下一次再拍拖的时候,这种选择就会无意识的转化成情绪和行动,让分手再一次实现,吸引更多分手的机会。同样道理,一些人想法负面,很可能吸引更多负面的东西在身上。

在我们的生活中,我们做出了很多的“选择”,产生不同的行动,但是我们很少通过事情去看自己到底选择了什么,更多的是被无意识的“选择”了。如果我们能够从事情中了解到根源——选择,我们就可以对我们的思维进行重新的构建,选择不一样的东西,让我们行动,情绪都在我们的掌控中。

Daniel Zheung
2011年8月30日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我要留言」把你的想法分享给大家。紧记输入4位的ImgCode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isophy.info,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

做一名 “良医”,而不是“庸医”

八月 24th, 2011

三天的新世纪领袖暑假训练营 2011培训,从我一踏进那个培训地方,直到踏出那个地方时,我已经不再是三天前的那个我了。我的领悟更深了,认识更广了,变化更彻底了。

我明白了,每个人是自己的医生,但是每个人又是自己的敌人。医生有良医,也有庸医。而敌人有的是故意侵犯,有的是无意甚至是善意的。

在我没有来到领袖训练营之前,我一直认为我是一名 “良医”,也绝对不可能是自己的敌人。我很懂得保护自己,我很懂得照顾自己,我很懂得掌握自己,我也很懂得为他人负责任……可惜在三天中,我慢慢认识到其实我一直都是“我以为”,“我认为”,“我是这样”,“我觉得”……我一直以为我是自己的“良医”,可以我一直是一名“庸医”,而且还是自己的敌人,伤害自己,侵犯自己,欺骗自己……

过去的东西已经无法再改变,当我站在那一刻,回望着过去时,多舛的命运,我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抱怨、放下了痛苦、放下了情绪、放下了包袱……可是那悄无声息的眼泪,接而是无法控制的情绪,让我真正的意识到了,我一直是一名“庸医”,同时一直是自己的敌人。我以前认为逃避是一种治疗,置之不理是一种解脱,假装没有事情发生是一项长期的养生治疗计划,原来我只是一名庸医,然后告诉自己:听好了,我是一名良医,你要听我的吩咐去做。在治疗不好的同时,身体心理无法宣泄的时候,我会不断的压抑自己,责备自己,虐待自己,放弃自己。

当眼泪在完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夺眶而出时,我才真正的发现,我一直都在错着,一直都在对自己不负责任。我没有好好的照顾自己的情绪,没有好好的照顾自己的身体,没有好好的照顾自己的心态。我一味着照顾好身边人的情绪,照顾他们的身体,为他们负责任……但是我连自己都无法好好的负责任时,身体差而没有精力专注,情绪易失控而影响事态,自己的事务没有负责任做好哪里还有时间去为他人负责任呢?我深刻的体会到了这仅仅三个字所代表的含义——负责任。

同时现在我会为我以前没有负责任的东西承担所造成的后果,因为那些都是过去了,有的东西在过去当中我已经付出代价去承担责任了,但是有的东西我已经无法回头,难以改变结果了,那么现在我会用平静的心态去看待造成的结果,面对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血淋淋,责任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恐怖,承担也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沉重。当我明白要承担责任的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很多以前犯下的错误而导致自己的恐惧,压抑,自卑,懦弱。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其实那些并不可怕了。人都会对未知的东西产生恐惧,但是只要我们脚踏实地的做好每一件关乎自己的事情,那么我们已经了解、把握了我们自己和我们的未来,那么那种恐惧就不会像怨灵不散一样缠绕着我们。

对于过去,我不再是一个受害者,受害于过去,受害于他人,受害于外界。而对于将来,我只有一个认识,只有做到与做不到,真的,当我愿意为自己负责,承担当中的压力,承担当中的痛苦,承担当中的恐惧,承担当中的所有意外,那么不懂的东西可以成为我的专长,不熟悉的东西可以成为我心灵手巧的特质,这些只关乎一个选择,一个自己做出的选择——我要承担这个责任。

当然我明白了这些道理,同时我必须要付出行动,这样才会使我真的具备属于我自己的习惯,然后在习惯中不断的沉淀出行为,但是行为要不断的在行动中完善,通往一个目标不一定只有一条路,可以很多条路,在当时可能这条路走得通,随着时间的变迁,很多路还是路,但是已经是陈旧的了。不要一条路走到死,不要一个行为永不改变。

洪慕莉
深圳大学
2011年8月24日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我要留言」把你的想法分享给大家。紧记输入4位的ImgCode
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isophy.info,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

精神鸦片,I quit

八月 23rd, 2011

近日我发现自己为何花费大量时间在豆瓣、微薄、视频、电视剧上。

那天,我在看视频,因为某事被打断,这时我觉得很不舒服,empty,内疚……于是我抓起日记本和几张纸跑到旁边开始自言自语。就在我慢慢地把自己的感受讲出来的时候我发现,我为什么爱看肥皂剧,即使我觉得真的很没营养。

学过教练学的人都知道要注意自己平时看的书、听的歌、接触的人,要注意自己吸收了什么进入身体。我知道电视剧、视频有很多东西是我不希望去吸收的,但是我为什么还是会忍不住要去看呢?

这个问题我问了自己很多遍,但是都没有答案。就在我慢慢Voice out的情况下,我发现了原来,我觉得视频里面的角色很漂亮、很会打扮、很会说话、很自信、很灵活,还有些角色是打死不放弃的人类。当我看着他们的时候,我可以暂时忘记自己对自己的看法:不漂亮、不会打扮、不会说话、不灵活、不自信、容易放弃。

但是当我回到现实,我会觉得自己浪费时间、自制力不强、又没把事情做完、不坚持,这种种不好的印象使我对自己更不信任、更不喜欢。我可能会再次选择逃避。我的恶性循环就是这样开始的。

豆瓣、微薄、其他视频的情况差不多。我喜欢新奇好玩有趣的东西,我喜欢光鲜漂亮的东西,我在豆瓣、微薄上看到它们,很开心,不自觉地我就会跟着他们跑。他们就像是我的精神鸦片,我需要不停地加大剂量地刺激我的感官,所以我不会停下来,我会一直追寻它们。

当我发现了这些之后,我的想法是我把我的权利外放了,外放在豆瓣、微薄、视频、网店等等地方,如果这样,给我造成不适,解决方法只有两个。

一是将权利收回,向内求,当我认为自己很漂亮,很会打扮,很会说话,很灵活,自信,坚持的时候,我就不会花费大量时间在视频或其他相同原理作用的事物上。so,多多欣赏自己很有益处。

二是,将权利放在一些对我有益的事情上,我喜欢新奇好玩有趣漂亮的东西,那我就画画唱歌、看看大自然,多多开发我那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再次发现生活的美好!同时要有觉醒的心,这样就不会再次沉迷。

Sunny He
2011年8月23日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我要留言」把你的想法分享给大家。紧记输入4位的ImgCode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isophy.info,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