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Archive for 四月, 2011

Be A Real Leader

四月 27th, 2011

原本蒙在眼前被自己捅破一个小洞的布被彻底地掀开了,在做了一个多学期的会长后,我开始发现自己的管理方式有点问题,而贺慧手一挥,将那层布掀开,我看得更清晰了,恍然大悟。

我一直是在做事,而不是做领导者。当我渐渐发现自己推不大动学会这辆大车时,我在找原因,是不是跟我一起的人没有在用心推呢?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呢?但其实不是他们的问题,而是我的问题,我只是告诉他们要将车往前推,自己却全然没有搞清楚该怎么推,谁推哪里,要推到哪里去。当我没能给出一个统一的愿景,自己没能明确详细的方案操作,只是没有计划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乏力是必然的。

是,我被脑残了,我只懂得做事,凭经验,靠曾经那上不了台面的螺丝钉的经历来企图运行一台机器,缺螺丝钉固然不成,但位置不一样的,对这份我没有概念又没有把握的会长的位置,我只有勇却无谋,有心却没有大智慧,只抓住了细节,却没有纵观全局并去掌握局势的意识和观念。

办一场讲座,总负责人心里需要有一全局的视野。

一、为什么要办讲座?(目标)

二、我们的目标人群?他们的需求?

三、现状如何?

四、为了达到目标要怎么做?

详细的计划其实都有个相似的壳,讲座前的宣传与准备,讲座过程中的现场控制,讲座后的总结与活动收尾。但这些都是死的,要在里面注入活水,而上面的五个问题就是活水。是空有形,还是神形兼备就在此。

这所有的任务在分配下去前负责人要清晰的知道每个细节该怎么做,心里要有个底,并时时跟进。没有猪一样的队友,只有猪一样的队长。

被点醒了才发现管理者、组织者、会长不是我这么当的。自己的乏力都是自己的欠缺造成的。要做的远不止自己上面说的那么多,但也远没有我想的难。我要的是转换视角和角色。谢谢贺慧面对这样的我却没有放弃,谢谢十二同盟的支持与信任。

我会站起来学会去做一个领导者!

Be A Real Leader!

卜凡
深圳大学
2011年4月27日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我要留言」把你的想法分享给大家。紧记输入4位的ImgCode
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isophy.info,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

真科学与伪科学 (四)

四月 25th, 2011

分辨真科学与伪科学

我说了这么多,无非是想用一些鲜为人知,被掩盖了的事实,来证明西医才是真正的“伪科学”,而中医与气功,才是“真科学”。现今的世界,已经变成了一个黑白颠倒,是非不分的世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原因很简单。在1870年 细菌理论与多形理论诞生时,细菌理论的帕斯特先生,用了他的各种手段,成功地打击了比纯先生的多形理论。其实,跟据后人的研究,帕斯特先生的科学知识,远 远不及比纯先生,甚至有人说,帕斯特先生是抄袭了比纯先生的论文,然后改头换面,把它变成了细菌理论。到底真相是什么,我们可能永远都没法知道。

但是有一点是确定的。在细菌理论被接受后,所有的重要职位都被支持细菌理论的人垄断了。 他们也继续教育与提拔支持细菌理论的人,然后这些人建立机构,学会,刊物,奖状,名誉等来巩固他们的力量。接下来,就是建立医药工业来赚钱。当亿万元的工 业被建起来以后,为了他们的私利,这些人会不择手段来打击所有对他们有威胁的人。到这时候,治病已经不是他们的目的,他们要保护的是他们的钱财与权力!无 论有多少人死了,他们总有理由来解释为什么他们治病的方法是没有问题的。这情况演变到什么程度呢?我们今天甚至有句“成语”来为他们自辩!听过“能医而不 能自医”这句话吗?有多少人察觉到,这句话有多荒谬吗?

我在这篇文章说的全都是事实。诸位只需要上网找一下,就可以找到我提过每一个案例的详细经过。我虽然不是医生,但为了我个人的健康,我在 30 多年前就开始怀疑西医的可靠性。我在美国的 20 多年内,见到了美国人的健康是多么的差。我今天刚看到了一个报告,说 45% 的美国老人(超过 65 岁的)每天都要吃 3 到 6 种医生配方药。12% 的老人,每天吃 7 到 9 种配方药,10% 的老人,每天吃超过 10  种配方药!这统计还没有包括普通非医生配方的药啊!如果美国人的健康是真的好,他们为什么要吃那么多药呢?如果他们的健康真的是非常差,为什么在全世界西医术最发达的美国,会产生这样的健康呢?

创造中医与气功的科学基础

我希望所有的中国人,都要用自己的脑袋想一想,观察一下结果,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科学,而不是盲目附和,别人说什么,就跟着说什么。中国的古文化,是我们的一个宝藏,不要把它当成垃圾给丢了。

当然,目前的中医也有它的问题,就是缺乏了一个 可以用科学观点来理解的科学基础。现在的中医,是用了一套“哲学”的方法来“解释”病理的。因为缺乏了一个“科学”基础,中医学家是没有办法把中医继续研 究,进步下去。更糟的是,因为没有一个科学基础,很多的中医师对中医的理论误解了,而令到效果下降。

还有很多的中医学者,想用西医的细菌理论来作为中医的基础,这是绝大的错误!也解释了为什么经过这么多年,不单止是没有什么科学性的突破,反而使到中医的研究更加退步! 中医的科学基础,不是细菌理论,而是多形理论!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前面提到过的科学家们(还有很多科学家的故事没有尽录),他们已经做了很多,很有用的多形理论的研究工作,把他们请到中国来,给他们创造一个不会被打压,不会被控告的环境,让他们能安心地继续研究和教育我们的医生们,共同创造中医与气功的科学基础!!有了这个基础,中医就能发扬光大,造福人类。

我在十几年前就有这个梦想,想办一个疗养中心,我叫它作 “The First Resort”。这是利用了英语里双重意思的字。它有两个意思,第一个是“第一疗养中心”,第二个是“第一个选择”。意思是我们提供的医术,才是正确和有效的,所以应该是所有病人的“第一选择”!如果各位对我的理想有兴趣,请与我联系。

参考资料库:

宇宙改观的那一天:http://en.wikipedia.org/wiki/The_Day_the_Universe_Changed

有关帕斯特先生:http://en.wikipedia.org/wiki/Louis_Pasteur

有关西医治癌的讨论:http://www.naturalnews.com/027047_cancer_chemotherapy_cancer_industry.html

有关比纯先生:http://www.arizonaenergy.org/BodyEnergy/antoine_bechamp.htm

有关內申士先生:http://www.hbci.com/~wenonah/new/naessen.htm

杨博士的网站:http://www.phmiracleliving.com/default.aspx

德国新医学:http://www.germannewmedicine.ca/

有关雷克医生的发明与故事:http://www.wilhelmreichmuseum.org/

新加坡造雨公司的网站:http://www.rainengineering.com/

美国人吃药的报告:http://articles.mercola.com/sites/articles/archive/2009/09/22/Accidental-Prescription-Drug-Deaths-Spike-Upward.aspx

文章原写于2009年9月26日

全文完

谢谢各位。

作者:朱冀平 James Chu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我要留言」把你的想法分享给大家。紧记输入4位的ImgCode
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isophy.info,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

道德的底线,职业操守是行业的规范

四月 20th, 2011

父亲可以说没有什么本事,可他常说交朋友要有诚信,他做生意也是如此,虽然他卖货价格会高过其它家,但还是有人让他供货,因为父亲第一保证够数量,第二保证够质量,他们这一行,一出货就是几十吨上百吨,有半吨到一吨的偏差都很正常,可是一吨在价格上就差几千块,很多人就会钻这个“合理”偏差的空子,每次都会差一吨左右,长此以往大家也都会知道,如买张三每次都会少一吨,买李四不一定是每次都少但少的情况会多,买王五的货就很少有少一吨的情况,所以父亲在刚入行时,他的生意并不是太好,他卖的货比别人贵,我曾同他讲过,和别人一样价格就好了,何必一定比别人高一点呢?何况一吨只是高一二十元,这可是赶走很多客户啊。父亲只是说,我虽然定的价格高,但是我保证数量和质量,时间长了买的人自然会知道。我当时想父亲放着眼前的生意不做,让家人在家里饿肚子的做法,真是一个字“傻”!

在这之后我有去帮父亲做点事,跟着货车去买家那里验货,这个验货也是有讲的,首先看质量,这个质量是抽检,因为要看货物的规格、成色、硬度和韧性,是放在专门的机器上去弄坏这个检验的货物,所以一般只是拿一小节货物去。很多人就会在验货的时候给对方正规厂家生产的合格产品,一检验都合格,可是真正卖的货物绝大部分都是小作坊里生产的产品,虽然规格一样,可是质量差之千里,价格也有很大差距,而父亲在这点上并没有为了更大的利益去做这样的事。

就这样父亲在这一行慢慢的做出了一点名声,去年他同我讲有位叔叔(一个买家)给了他一亿的预付款,这是多么大的信任。我想这不仅是因为父亲平日那些诚信,也是因为父亲在这一行遵守了职业操守。之前认为父亲这样做很“傻”的想法,也消失全无了。

我的父亲对我影响很深,在孝顺啊交朋友啊等等,他都用自己的行为告诉了我,做儿女最基本得就是孝顺,做人最基本的就是诚信,不管做什么,这就是底线。

卖东西讲诚信,那有一些不是卖东西,但也有其相应的职业操守。

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每提到教师时大家可能都会想到,教师是个崇高的职业,教人解惑授人以渔,可在我心灵中教师并不是高尚的,不仅如此我还觉的有很多教师如同杀手犹如恶魔。

在小学时老师常常因为某些同学不写作业,或者学习不好去罚他们,印象最深的是一次我们几个同学没有写作业,被留在办公室里,当那个小屋子里只有几个小学生和一位看似无害的女老师时,悲剧的一幕发生了,老师当时叫了一个学生过去,问他为什么没有写作业,言语间不时加一些拳脚,貌似她觉得不解气,开始揪扯这个同学的耳朵,就这样我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同学的耳朵被老师撕破,老师当时只是拿了张纸给他,让他去止血。第二天那个同学帮着纱布来上课时,老师对他说昨天太生气了,没有想到你耳朵也那么不结实·······

小学的噩梦我以为在小学就会终结,当我来到初中时才发现肉体的折磨只是低级恶魔的手段,初中每个班里都会有几个差生,还好的是初一到初三,我们班都是被一个刚出校园不久的菜鸟级老师带着,如此我们的同学很少有被罚的,正因如此学校在我们班高考的最后一学期决定换个老师给我们,同我们讲现任班主任,并没有带过毕业班,怕经验少无法让我们更好的高考,换来的这个是经验老道,升学率极高,并且是学校重金挖过来的人民教师!荣获过很多奖项。

我对她的第一映像就不好,妆化的很浓,感觉她一笑都能掉下三斤面粉一样,我想可能是她的午餐吧。

开始并没有什么,之后陆陆续续有些学生被叫到办公室,然后渐渐的班里的同学少了起来,倒数十名的同学都离开了学校········班里最后由51变为38人,那是段痛苦的日子,不是怕自己考不到好的学校,而是怕自己根本无法去考试,之后的同学都不知去了哪里,在初中聚会上才得知,很多都去工作,让一个十六七的孩子放弃学习直接进入社会,这就是这个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所做的,几乎没有说这个老师好的,她来到班级的第一天所说的桃李半天下的话,也成为了一个极其讽刺的笑话,她自己的孩子考初中,按理说她得了那么多奖,自己的孩子怎么也会上重点学校的,可事实却是她貌似用了关系才到了我们读过的初中,到高中我都是很抵触老师的,大学时我才知道,原来老师的工资和学生成绩是挂钩的,老师的奖项也是如此,这个成绩并不是某一个同学的,而是班级平均分。这样一切以个人利益最大化为目标的老师,她从职业是教人的教师,转变为职业赶人的教师,并且这样做还有很多奖项去鼓励她!

我觉得这就是没有职业操守的表现,一个这样没有职业操守的教师,不仅无法帮助他人建立美好的心灵和学习良好的知识,而且会使一个本渴望得到教育和幼小的心灵受伤。

我常常在想我的那些同学如果没有退学的话,他们的人生会是怎样·······

所以职业操守很重要的,医生可以决定他人的生死,教师可以决定他人的人生,法官可以决定他人的命运,保有自己的职业操守,会让这个世界有序,也会让他人的人生不同。

武建宇
深圳大学
2011年4月20日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我要留言」把你的想法分享给大家。紧记输入4位的ImgCode
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isophy.info,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

真科学与伪科学 (三)

四月 18th, 2011

杨博士的新生物学

话又说回来,刚才我提到的“身体失去平衡”,又是什么意思呢?中医在这方面,是有很详细 的理论,但这些理论,均不可以用现代科学的观点来理解。所以对很多的“科学家”来说,中医是伪科学。中医是不是真的与西方科学没有关系,还是我们还没搞懂 那关系是什么?很多的中医师,想用西医的细菌学来解释中医,往往都不成功。到底中医的科学依据,又是什么呢?

美国有一个生物学家,名叫 Robert O. Young 杨博士。他在几十年前,已经说人的身体是需要保持碱性。如果是酸性,身体会生病的。经过他自己用了几十年时间,用显微镜来观察病人血液的经验,杨博士也是同意比纯先生的多形理论,说当身体变酸时,血液里就会演变出病毒,细菌等,使到身体生病,他叫他的理论“New Biology新生物学”。几年前,当我看到杨博士的理论,我决定用自己的身体来做试验,看看他说的是否真实。我的实验证实,杨博士说的都很对。

当我在用自己身体来做试验时,有一天,我突然有了个新的领悟。我了解到杨博士说的,很可能就是中医说的!相反地,,就是中医说的!以我所知,我是第一个人,能将中医与现代科学这样连起来的。

有了这个新的理解,我对中医说的事情,有了新的认识。我现在了解到为什么我们会有口臭, 会有糖尿病,会有肠胃炎等,也知道为什么要喝凉茶,怎样可以减肥等等。诸位也可以试试观察一下,看看“酸”与“热”是不是有点关系?我很清楚地知道,我发 现的联系,只是一个很初步的连接,日后,更多更精细的联系会被发现。到时候,中医的科学基础就会更完善了。

杨博士根据他的新生物学,提出很多方法来解除疾病,例如把日常吃的与喝的都尽量改为碱性 的食物,用小梳打来冲水喝,多吃粗盐,吃生的蔬菜瓜果等。很多的病人,包括癌症,糖尿病,骨赂疏松症等的病人,用了他的指示后,在短短的几个月内,不需要 用手术,打针或吃药,就可以把疾病消除。我虽然没有什么大病,但以前还是有很多的小毛病,如肚痛,口臭,肥胖,老人斑,关节痛,手脚冰冷,低血糖等。自从 听了他的指示后,我的毛病也全没了。我还可以不用打吊针或吃药,很有效地防止及治疗感冒,肠胃炎等。

气功与科学

到目前,我提到的中医,只是限于中草药类,并没有牵连到针灸等的范畴。因为以我有限的知 识与理解,针灸是联系到人体的经络系统。而经络系统,在目前是没有一个被认可的科学基础。但是我们从古书上知道,经络系统是与我们“气”的运行是有关系 的。而“气”是可以用“意念”来带动的。所以,如果我们可以证明“意念”是有“科学”依据的话,我们就可以间接地证明针灸也可能是有科学的依据。

在1979年,有一位德国医生 Dr. Ryke Geerd Hamer 翰马医生突然痛失了他的爱儿,没多久,他就被诊断有睾丸癌。作为德国慕克尼大学医院的主诊癌症医生,他对他自己的健康一向都很关注。所以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会有睾丸癌。经过仔细分析,他认为应该与他儿子的死有关。当他研究了他所有病人的资料后,他发觉原来我们的psyche 心理状态是可以直接影响我们的健康,甚至引发癌症。(我刚好今天又收到一个澳大利亚的医学报告,说心里状态是可以引发心脏病的。)

翰马医生用他的发现,创立了 “German New Medicine 德国新医学”。他还发表了他的学说,及用他的方法诊断及治疗好了很多的癌症病患者。但我先前说的情况又再一次发生了。德国医药机构,不但没有褒奖他,反而要他停止使用他的方法来治病人。如果不听话,就会取消他的医生牌照。他拒绝服从后,他的医生牌也被停止了。在 1997 年,他被关进了监狱 19 个月,在 2004 年,又被关了1 年半。当在 1997 年警察搜他的诊所时,他的档案显示,他 6500 个病人中,有 6000 人还是活着的。

我为什么提起这案例呢?因为在气功里面,我们知道“意念”是可以影响我们的健康。我们的 心里状态,又是与我们的“意念”有直接的关系。当我们受到很大的打击时,我们很有可能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创造了自我伤害的“意念”,而使到我们发病。所以 翰马医生的发现,很可能就是气功和针灸的科学依据。当然,这只是一个很初步的连接,详细的印证,就靠以后的科研来做吧。

雷克医生与气的发现

其实,气功并不是只有中国人才懂的。在远古的中欧 Sumerian 文化里,在印度的古文化里,早已说了很多关于“气”的知识,只不过他们不叫这个神秘的东西为“气”,而用了其他不同的名称而已。在近代,美国也有过一个心理医生 Wilhelm Reich 雷克医生,在 1940 年代,出版过一系列的文章,讲述一种神秘的物质叫 Orgone “额果”。他还设计了很多的工具和设备,帮助人去收集这“额果”。很多后期的科学家认为他说的“额果”,就是我们说的“气”。也顺带提一下,他发明的其中一个仪器 CloudBuster,是可以拿来影响天空下雨的。在新加坡,就有一间公司名叫 “Etheric Rain Engineering Pte. Ltd.” ,改良了雷克医生的设计拿来造雨的。他们的成功率是百分百。在他们公司的网站,也可以看到他们的首席工程司写关于“额果”与“气”的文章。

跟其他的科学家一样,雷克医生也被压抑了。在 1947 年,他被美国的 FDA 医药管理局控告后被判有罪,判了 2 年的牢。在 1956 年,他写的书被 FDA 烧了好几千公斤。他在坐牢期间就死了,又是另一个被美国医药管理局打压的伟大科学家。但这故事也证明了“气”的存在与它的科学基础。

但这故事还远远没有结束!根据我的调查,美国秘密军方早已掌握了雷克医生的技术,也早已 把这门科学发展为一种高科技武器,以天气及其它的天然现象来打击敌人。在美国,有不少曾经在秘密军方里面工作过的工程司们都纷纷告密,说美国已经有能力控 制全球任何一个地方的天气!了解了这些,你就会知道“气”其实是一门已经被证实了的尖端科学!

还有,这些并不是唯一能证明“气”存在的科学证据。很多的证据都是高度机密,被外国秘密军方给掩盖住。在外国科学的领域里,“气”就是 aether 或 ether 。这是一门被关注的物理学。表面上,aether 的存在已经被否决,但秘密里,aether 的研究已经是“一日千里”了。以我所知,已经有些外国秘密机构可以用这门科学来制造“免费能源 (Free Energy or Zero Point Energy) ”和“隔空移物 (Teleportation)”了。你们如果对这方面有兴趣,请与我联系。

文章原写于2009年9月26日

作者:朱冀平 James Chu

第四部分,下周一待续…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我要留言」把你的想法分享给大家。紧记输入4位的ImgCode
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isophy.info,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