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Archive for 十月 20th, 2010

安生

十月 20th, 2010

冰冷的金属撞击声,她还是那么瘦,那么单薄,披肩的长发早已消逝,她显得苍白,宽大的囚服与她的美是那么格格不入…
「你来了,真好!」
她想走上来给我一个拥抱,就象从前一样,却被狱警制止了。
我的心在滴血,一切都那么宁静,她和我对视无语,只是轻轻抽着烟。

「慧,很多话,别人已经说完…」

我只觉得心里有一根弦断了,点点疼痛,血液蔓延开来,热热的,淡淡的呼吸,我看着安生,她的眼神还是那么尖锐,从来不给别人任何退路,冷冷的眉角散发着一种孤独的香味,不修边幅的衣着打扮却隐藏不住她的美丽。我只觉得眼框发热,有些什么在打转。
我想,她和我一样孤独,我们的孤独来自我们的倔强与固执,我们学不会屈服,而又不可能安心接受被折断的命运。于是我们在风中孤立地摇摆着自己彷徨的青春。
「别哭!」
她伸手抚摸我的脸颊,冰凉,她体质偏寒,却从来不注意保暖。
眼泪终究还是掉出来,滴入心里,泛起一圈圈涟漪,我看见自己模糊的影子变得很脆弱…

我慢慢推开她的房门,精致的空间,窗台上种着不知名的小白花,没有任何气味,象她… 窗户没关,有点风轻轻拍打着薄薄的白色窗帘,一切都那么平静,那么安详。
往日的片段在时间的过道零零散散地回放着,空气中似乎还温存着她的气息…
「慧,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看着她的眼睛,默默无语。她用力数了数「一二三」,起身梳头,长长的青丝披在双肩,她开始化妆,穿上时尚的衣服,带上墨绿色的玛瑙耳环,提上精致的手提包…
「慧,我想飞,我想要自由。」

我从未觉得你离开过… 安生
有的时候我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大街上,在人群里寻觅你的影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的身边来了很多人,也走了很多人,我安慰他们,温暖他们,其实我只是在温暖我自己…

那个可怕的夜晚浸泡着血液,她只是觉得很快乐,快乐的想唱一首歌…
「外面下起了雨/雨滴轻飘飘的象我年轻的岁月/我心里什么都没有/就象没有痛苦/这个世界什么都有/就象每个人都拥有」
中年男子的尸体冰冷地倒在地上,面部表情扭曲而僵硬,因为下毒太重,整张脸变得青紫而浮肿。靠在高级酒店的窗柃边,安生笑了,左手还夹着茶花… 那是南方最喜欢的香烟牌子。

南方的高根鞋声划破了黑夜的死寂,是每天把安生从孤寂中拉起来的救赎。一阵开门声过后,就能看见南方带着一身烟酒味,顶着快掉尽的妆容出现在面前,然后她开冰箱取安生为她冰好的白开水,去浴室打开淋浴…
南方生性粗暴,因为她只是个女人,没有什么可以保护自己。她和安生租着一套30平米的房子,白天安生去大学上课,她就在房子里昏昏沉沉地睡。晚上她化着浓装去歌舞厅,和那些她看不起的男人打交道。快天亮了,她就踏着那双10厘米的高根鞋回来。

这对母女相互救赎着对方,在这个陌生的城市。

「他要我和他一起住,他说他爱我。」
安生淡淡地说着,南方狠狠地甩了她一个耳光,把门一关,伴随着高根鞋敲打地板的声响。

「慧,要是我知道…」

她在出租屋里等南方,切断一切与外界的联系,时间,时间与她无关,她只是等待,不知道是几天还是几个星期,她就那么悄悄地等着,有一天警察出现在她面前,告诉她,南方跳楼身亡。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她。」

她当然了解南方,南方是不可能自杀的,她是那么倔强,那么固执,即使是错了,也不愿意对生活有任何屈服。她心里咬定南方的死绝对不是单纯的自杀,是那个恶心虚伪的有钱禽兽。警察最终认定南方死于自杀,她沉默,她恨,恨得心痛。

「于是我凭我的外表接近他,让他对我解除防备。就在那个晚上,我往他的红酒里下了毒鼠强。」
她看着他在挣扎,在渐渐扭曲,而她却表情冷漠,只是径直走到窗边,点上一支茶花,等待着命运的安排。

「哦别哭/亲爱的人/我们要坚强/我们要微笑/因为不管我们怎么样/我们永远是这个美丽世界的孤儿」
她轻哼着未完的曲调,又消失在重重铁门之后…

「我不知道梦想是什么颜色/也许它有它自己的颜色/我不知道风王哪里吹/也许它有它的方向/我不知道孤独是什么/也许它就像小草一样/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也许我是天空奔跑的迷鹿」

很多人说,人生如戏,而我觉得人生像一次远航,我们无法预测风向、雷电、海啸等苦难。就像一个未出生的婴孩,他根本无权选择他的父母、血型和家庭背景。

总有人悲叹人生的苦痛,可是真正的苦也许并不是来自于苦难本身,而是每一个人面对苦难的态度,就像我和安生,选择了两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其实越是有梦想、有目标、渴望成就一番常人所无法建树的事业的人,他们就得做好面对更多苦难的准备。在这些苦难面前,我们应该为自己的心灵建筑一堵坚固的「防护林」,去改变我们面对苦难的态度。

记得毕淑敏在清华演讲的时候说过这样一段话:「当我们遇到苦难的时候,像遇到癌症这样的生死威胁的时候,其实这苦难的核心是一个哲学的问题,就是我们人是有一个大限在等着我们,无论你多么年轻,无论科技怎样发达,无论你怎样气壮山河,无论你有多少爱与被爱,那个大限就在那里等着我们。正是因为死亡的存在,才使我们的生命变得那样宝贵,才使我们要决定,用这有限的生命,一步步的走过去,当我们不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时候,我们会留下什么。」

现代社会的变化一方面丰富着人类的生活,一方面又在荒废着人类的生活。精神的贫瘠让很多青年人失去方向,追星、抑郁、颓废、自杀……
既然社会给予不了我们最好的保护,那我们就应该从本质上强韧起来,自我保护,多听听自己在说什么,多想想人生的方向,这样,才能够活出真我。

看着地铁玻璃上倒映出自己的面庞,轻轻地对自己说:「做好自己就好了。

贺慧
深圳大学
2010年10月15日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 comments 把你的想法留言。
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isophy.info,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