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Archive for 三月 14th, 2010

JOURNEY (3):生死、功课

三月 14th, 2010

有一次去澳门参与以故大师Burgh Joy的课程,大家围着坐在地上,房中摆放了一盘红色白色的玫瑰,课程是一个星期,酒店期中曾问要不要换一盘新鲜的花,Burgh说不用,花开花谢是生命的自然流程,已不太记得Burgh当时还说了什么,但有一个很深的体验:Burgh对生命的了解和尊重。红色白色、生死根本就是并全。

作為中国人,笔者自少对红白二事有固定信念,什么是意头?什么是避忌?其实对很多习俗都一知半解,但行為往往不经意受这些观点影响。特别有提到死亡的东西,不可随便说。开始深深体会至親死亡的痛是1999年老板Marshall的逝世,到2005年好友Angela的病逝好像在告诉我:死亡已降临在同辈中,不再遥远!2008年8月,乾女儿Victoria意外走了,从没想过20岁会这样结束,要走的是留不下!这几次的的事件下来,觉得上天在教我一课!「甚麼都可能发生」!笔者开始放开对离世的恐惧,对于一些自身没法掌握的东西:死亡,再花精力去抗拒、去想,未有什么意思。

最近几年,香港越来越多老人家在生前准备後事的安排,由拍摄灵堂前摆放的相片、棺木材料的选择、到出殯形式的选择,新闻片中看到老人家联群结队去拍照,穿着漂漂亮亮,有些甚至剪了髮、化点妆,笑容满脸拍下他们最想亲朋好友看见〈最后一面〉时的相片,看到他们眼中浮现出来的喜悦与兴奋,心中为他们喝采。联想他们过去的人生经历,有多少的“四季”,来到这个阶段,孩童时眼中的神采再现他们双眼。

人的一辈要是来世界走一圈,越体会有人所说—-这辈是来做功课,出生前已选好题目,哇哇下地就开始做功课;这辈子未有做完功课,就带到下辈子去;曾听朋友分享,自杀死的人,下辈子会一生做两辈子的功课,非常辛苦。 所以笔者偶尔都会提醒自做功课!看着前面提到的老人家,心想他们一定是满分毕业!老人家,你们了不起!

张晓蔓
Hilda Cheung

2010年3月14日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 comments 把你的想法留言。
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isophy.info,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