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Archive for 二月, 2010

年 之 祝福篇

二月 17th, 2010

「年,又过年!共庆欢乐年年!…」前几天在街上听到有个中年男人轻松地哼着。

中国人过农历年,互相祝福用的吉祥语简直是丰富!由差不多开口第一句必然讲的恭喜发财、身体健康,到(普遍适用)心想事成、龙马精神、大吉大利、步步高升、财源广进、大展鸿图、东成西就、出入平安、一帆凤顺、家肥屋润、招财进宝、一团和气、老小平安、年年有余;(甚至针对性适用)学业进步、青春常驻、蜜运成功、官运亨通、百无禁忌、马场得意、升职加薪;(应年的)金献瑞、笼入水!全方位都照顾到。其它的文化简直望尘莫及。除了一些人只是应酬式地说说,大部分讲的人都是用心,正是「讲的真心,听的开心!」

可惜这些话大部份只在农历年间被广泛运用,平时则好像被锁到保险箱内。不知大家有没有留意,平时讲话中,祝福语的类别看上去不算多,(不算多也可能是源于笔者中文程度差),大体有:(健康的)小心身体、好好保重,(生日的)生日快乐,老人家生日会加多两句:寿比南山、老如松柏,(结婚的)幸福快乐、早生贵子,(开业的)生意兴隆、一本万利;这都属于特别日子,每天都用得上好像没有。确实,真心、关心的祝福是对身边人很重要的支持; 不如今年农历新年许愿时,大家加一个:为身边的人送上更多的祝福!

邀请:大家如想到/创作一些日常的祝福语,请发电邮给我们,跟大家分享!

新的一年祝大家在虎年跟家人身体健康、虎虎虎Full Full Full!

张晓蔓
Hilda Cheung
2010年2月17日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 comments 把你的想法留言。
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isophy.info,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

年 之 利是篇

二月 14th, 2010

“恭喜发财,利事逗来!”由结婚前的收到结婚后的给,都是农历年节日的必然环节,通常利是是长辈给晚辈,结婚的派给没结婚的晚辈或平辈,派来派去都局限于认识的人。有一个潮州祖籍的朋友分享道,她家有个特别的传统,成家后会派礼是给家族年纪大的长辈,蛮有意思!

有一年,农历年间,跟好友在铜锣湾登笼街吃晚饭,看见一个老人家推着一辆装满东西的木头车,突然有种冲动,便叫朋友的女儿帮我把一封利是交给她,见她收下利是,说声谢谢谢就继续推着木头车走;自始这个每年准备几封利是给陌生老人的环节便开始。

每年,在街上,看到老人家,心有所感的几个就上前,送上利是的一刻、说一声“新年快乐”,那个感觉踏实、坦然。今年,如果你觉得有点意思,就一齐来!无论结婚/没结婚,由”3”开始,准确3封利是,金额丰俭随意,在街上边走边看的,你一定会遇见你要找的人….就活出一个付出的心开始「虎」年!.

张晓蔓
Hilda Cheung
2010年2月14日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 comments 把你的想法留言。
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isophy.info,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

Princess and the Frog

二月 12th, 2010

这套Disney的电影,看宣传的短片,公主吻了青蛙一下,连自己都变成青蛙,心想这个桥段蛮特别,原来熟知的版本”The Frog King青蛙皇帝”中,公主吻了一下,青蛙就变回王子,典型fantasy tales童话故事的内容…and they lived happily ever after…然后幸福快乐的生活(永远)在一起;前几年,Disney的另一套电影“The Enchanted”也是把中间邂逅的过程改了,但童话式的结局还是一样。

谁知发现「青蛙变回王子」也不是原著的版本,今早偶尔拿起99年12月的National Geographic国家地理杂志,发现这段,蛮有趣的!“She threw the ugly frog at the wall as hard as she could, and it awoke as a prince”“她用尽力气把那醜死的青蛙掷向墙,而青蛙就醒过来变回王子。”

童话发展到现在,已经过无数遍美化的修饰;小时我所看的Grimms’ Fairy Tales格林童话(首版是1812)已经是「正气、正面导化」的版本,听说修改前,蛮早期的故事是非常粗暴,将中世纪的文化和世界观赤裸裸的反映出来,那份暴力、那些野蛮行为,如Snow White 白雪公主的邪恶後母被逼穿着烫热的铁鞋跳舞跳到死!而不是跌落山崖死的。格林兄弟在19世纪已把故事修改到配合父母的要求:故事内‘布满’做乖孩子的规条:听父母话、不跟陌生人讲话等,後来再由迪士尼加糖加奶的甜蜜化,故事简直像冰淇淋一样甜。

以故的儿童心理学家 Bruno Bettelheim在他的著作The Uses of Enchantment (1976) 提到童话中的死亡、遗弃、巫术、野兽,当孩子用自己的方法去阅读、演繹故事时,他们更能把握内在的恐惧,在情绪上的成长更能准备面对未来。若干年前,发现坊间有格林童话的”brutal”版 ,看来我要找那本书给女儿看看。
张晓蔓
Hilda Cheung
2010年2月12日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 comments 把你的想法留言。
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isophy.info,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

THE DOGON OF MALI

二月 11th, 2010

马利的神话:有关Dogon之出生到1940年代才被公诸于世。

神Amma用泥土制造Earth大地,大地是雌性、蚁丘是她的阴道、而白蚁丘是她的阴核;孤独的Amma想跟大地做爱,但白蚁丘挡在中间,于是Amma把白蚁丘除掉,在笨拙的交合下,世界生下诡计多端的Jackal,到第二次的怀孕,则诞下双胞胎Nummu,  一个完美的雌雄同体。

Nummu预见诞下双胞胎的机会罕有,也担心「单性别」的出生会带来更多的Jackal, 所以Nummu在地面画出一对交合中的人形,然后叫第一个人类躺在上面,于是,人类一个身体中就被赋予两个灵魂(两性),所以,即使得一个孩子出生,他/她都不会失去平衡。

Dogon 相信每个男孩或女孩都有两个灵魂,男孩的女性灵魂收在包皮内、而女孩的男性灵魂收在阴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