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Archive for 二月, 2010

Carried by the motion (2)

二月 25th, 2010

什么在选择? 在这场游戏中, 我没有体验大部份的父母在选择。 The society is choosing for most of the parents社会在为大部份的父母做选择, or more specific, the collective norm is choosing,更具体说,集体的标淮在选择,. The norm is telling the parents what to choose标淮在告诉父母如何选。即使口说选一间最合适孩子,但请教的都是家长,孩子只是”谘问”一下罢了。

前个星期跟好朋友Linda交谈时,她讲到人在找个人的定位时,会有很多的比较出现。我想起香港一个很受欢迎的网站Baby-kingdom(听说广州也有一个“广州妈妈.网”) ,花一段日子在其中溜溜,多少父母的分享、多少的困惑、多少的问题、也有多少的比较,在讨讨论论、比比较较中,找定位.,而这么多的数据在泛滥时,this is the most vulnerable time to be carried away by motions…最容易被洪流带着走! 而那个Norm会教你如何走、如何选择! It is so easy to get lost迷失了也不易”察觉”!

What serves the kid? What is education? Education 教育这个字源自拉丁文Educare…原意是养育或引出的意思。 .我不是一个教育家,也不是前线的教育人员,请容许我妄自解释这个字中的CARE…我们有照顾孩子的需要吗? Parents do care, but do we care enough to put ourselves aside. 我深信父母是关心孩子,但我们是否可以足够关心到把自己撇下 Empty our standard, empty our thinking弄空自己的想法标淮、…SEE our child….SEE their needs, SEE their dreams. 看到孩子的需要、他们的梦想 SEE who they are. Are we “meeting” the needs of the child? 我们有否照顾到孩子的需要? Or we just do our best to fit in the norms,或是在尽力去”迁”进集体的标淮中….

坦白说,”迁”进去又如何?现在的集体的标淮是否十年之后用得着?有多少从事人力资源的专业人士说,这个年头毕业生众多,但很难找他们要的人。这一代的毕业生中,很多不就是十多、二十多年前的集体标淮培养出来。

有人会说,孩子太小,不懂分辨是非好坏! 什么梦想、什么需要,他们怎会讲得出来?我不是这样认为。Do we let them talk, let them express themselves? Are we there to listen? 我们有没有容许他们去讲、容许他们表达自己,我们有没有听到、有没有听进去。是的,孩子要点时间学习表达!当他们讲话、表达自己的时候,他们画出自己的地图…当他们踏出自己的想法、一步步走,经历高低,他们找出自己的路开创自己的命运。Yes,孩子是要培养、要指引,但他们不一定要继承我们的看法。Stop our projection停止我们的投射!

我们是在eduCARE孩子吗?.

张晓蔓
Hilda Cheung

2010年2月25日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 comments 把你的想法留言。
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isophy.info,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

Carried by the motion (1)

二月 23rd, 2010

香港的教育制度的“复杂”,很多年不停被拿出来讨论,引起的争议没完没了。对于不了解这个系统的朋友,我简单介绍一下。了解这个系统的,可跳过接下来的两段(绿色)不看!

幼儿园高班升小一,父母可以帮孩子选的分四类:(1)官立 (2)津贴 (3)直资 (4)私立;头两种学费全/大部份由政府提供,后两者的则每月付学费,而蛮多的
学费动辄数千块,对大部份的家庭来说,不容易!

所以对于(1)官立 (2)津贴的名校,很多人都趋之若鹜,被取录与否很靠政府12月和(接着一年)6月的”幸运大抽奖”—-小一派位,按分数多少决定派位的先后,派到Band 1 跟Band 3、学校的素质差距蛮大;对颇多家长来言,different band different brands = different future;家庭经济应付到的,为了避免被”幸运大抽奖”操纵,会报考多间(3)直资 (4)私立学校,以防万一作后备,当然个中也有不少家长心仪第(3)或(4)类的学校,所以后两类的入学竞争一点都不小。

也源于竞争这么激烈,为了加强”优势’,闻名以久的“填鸭子”系统在过去五、六年,从六岁开始”填”,往后降到三岁开始,两文三语,一体一艺只是基本Basic,如果经济容许,one more foreign language, 2 more sports, 3 more talents…上下午两间幼儿园上课越来越普遍,.Stuff and Drill填阿填、填阿填…”填鸭子”可能对一些孩子是适合,但绝对相信,有不少孩子的成长被限制 .虽然很多人脑子中知道这是开倒车,心中蛮不是味儿,但是,很多人都在参与,never short of players!. 我在联想香港出生率由2003年的47,687人,升到08的78,751(当中包括内地孕妇所生的孩子),这场游戏激烈性接下几年的发展拍得上英超足球。

过程中,碰上了几个母亲,in my experience, they are very caring, really & ready to do whatever it takes for their children.,笔者自愧不如。自09年的九月开始,看到他们奔波劳碌,渔翁撒网式的报名,学校的教育方针、取向不是自己要的也不管,只是多人报名我报名。跟孩子考完一轮、二轮的面试,每次学校发榜,她们的心情高高低低,不足为外人道。有些获得理想的小学Offer,稍为宽心,然后再部署如何”攻进”首选的学校。有些得不到心仪学校的垂青,心情如掉进谷底去。 其中一个朋友的孩子被几间活动式教学的学校录取,但心仪的传统一间Offer都没有,虽然朋辈间都认同她的孩子在活动式学校中会发挥得很好 (孩子不太适合传统学校),但奈何朋友心中so fixed on the 传统名校。

张晓蔓
Hilda Cheung

2010年2月23日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 comments 把你的想法留言。
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isophy.info,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

好友相聚 isophy Café

二月 20th, 2010

这平台,有一间Café给各方好友相聚,让大家分享心中世界的所思所想,今天来了一位老朋友—Helen金晶!

阿凡达

我刚刚看完了《阿凡达》,虽说之前看预告片后我有些抵触,但是鉴于今天状态其差无比,不适合工作,电影院除了《十月围城》就是它了,相比之下,还是选择它了。

看完电影,我再翻看了许多影评和观后感,一如之前,大部分的介绍和评论都集中在影片华丽美轮美奂的景观、前所未有的3D技术、震撼的视觉效果上,这些我可以告诉你,我在观看时都体会到了,用视觉盛宴不足以形容它给我带来的冲击,当然,我更想告诉你的是,它给我带来的情感上的冲击。

在我心中一直有一个飞的梦想,许是许多人都有过这样的梦想吧,我也不例外。我曾经不止一次跟你说过我在梦里面飞的情景,有时候借助工具飞,有时候没有任何工具就这么直接飞,腾空、翱翔、从高空俯瞰大地,百分百地和自己在一起,呼吸、心跳,皮肤和空气摩擦的感觉。。。所以当第一次看到主角飞的时候,我掉眼泪了,真美啊。。。真是太美了。。。你要是看到我当时的样子——一边含着眼泪、一边微笑——的话,你一定会紧紧地拥抱我,真正向往自由的你绝对能够明白我当时的体会。那种感受,就像是一个教练在看到自己的弟子成功时喜极而泣一样?

在心中,我不止一次跟自己分享彼此对生命的感受,虽然我们个人微薄而渺小,就像大海的浪花的泡沫,随时都会消逝在时间的长河里,我总是尝试去理想表达出来,所以影片里外星人们特别震撼了我,她们对环境、对生命,有着无与伦比地、本性流露地尊敬和重视,无论种族、形态、大小,都是平等的,她们并不以掌控者自居——傲慢、粗暴,也不会卑微、妄自菲薄,她们和所有其它的生命是平等的。她们不掩饰自己的自性流露,但她们也是有智慧的。。。当然不是完美的——不可能是完美的,是我形容地太好了(也许),但是我更愿意看到,导演想通过这部史诗般的巨片表达的,不仅仅是他在技术上的成功,10年磨一剑,技术上的创举和成就,都是为了更能让自己最核心的信念被理解和接纳。也许在这个越来越平面化、物质化的当下,只有用这样振聋发聩的方式,才能唤起一些些的关注吧。

最后,我想说的是,在放映厅里出来,乘电梯的时候,听到非常年轻的青年人议论着:“太俗套了,我看到一半就猜到结局了”、“简直就是魔兽世界翻版,那个**动物就是**”。。。 我在心里想着,以前我也是这样的吧,热衷于猜结局、表达自己的热情、聪明,我真的希望,他们在10年以后,当有机会再次闲聊起“当年”的这部“巨片”时,能够有更深刻的体悟!

最最后了,想起导演在影片里玩儿了一把传承,《铁达尼》里经典的台词,在这里又出现了——不知道有多少人留意到,我很愿意借用一下,对自己说:

I see you.”

金晶

Helen

2010年2月20日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 comments 把你的想法留言。

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isophy.info,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

Journey

二月 19th, 2010

十多年前,乘巴士经弥敦道到尖沙咀去一个讲座,驶过一大段弥敦道,不停观看走在路上人群的面孔,突然有一个很强列的感觉,要是一生比喻为弥敦道,你走了一趟,看到的人和事、环境和境况,你记得多少?有仔细留意,用心去走吗?还是匆匆走一场,走到终点,只可以说做过一辈子的「人」。在生命的旅程中,高高低低是正常定律,忙得不可开交的每天,有没有醒觉在每个动作背后包藏着的意思?!

刚毕业的第一个X’mas,跟故友Angela去Nepal旅行,全团九个人plus一个领队。那晚是X’mas Eve,在山下的旅馆,碰见一个刚退休的英国老人家,大家靠火炉边闲谈时,他突然很认真,也很诚恳问我:「退休的一天,当你回想过去的日子,你想拥有什么样的记忆?」我当时真不知怎样回答;二十二年后的今天,我有了自己的答案,当然现在的我,也有迷失的时候,但老人家这条问题偶然就会从心头浮现出来。

老人家的名字和面貌,我记不住,但在这里,很想说:“老人家,谢谢您!”

张晓蔓
Hilda Cheung
2010年2月19日

备注:
欢迎你阅读后按 comments 把你的想法留言。
以及你可把个人的启发或学习,电邮 hsdoor@isophy.info 分享,并有机会张贴到isophy.info,让大家多一个机会学习。